江青是毛主席的一条狗,那么沙叶新是谁的狗?

 作者: 郭三俗   2018-08-06 02:09:28 [Reads:160]     返回共舞台首页 

沙叶新得到土共重要,成为意识形态领域的幕僚,大干部,广电总局审查头头。靠的是两部“名著”——陈毅市长、江青和她的丈夫们——投机有功。

在江青和她的丈夫们一剧开头,有一篇“经典的独白”。引录如下,

江青咆哮公堂:

认不认罪?我认什么罪!(大声地)我没有罪!搞这么大的一个革命,死一些人有什么了不起!这都是革命群众一时的过火行动。成绩是最大、最大、最大的。哦,这是林彪说的,可以不说了。至于刘少奇,他是国家主席,党中央的第二把手,要是中央政治局不通过,常委们不举手,他能给打倒吗?如今你们想把一切都推到我头上,好像制造天下大乱的罪魁祸首是我,挑起内战的是我,我江青有这么大的能耐吗?有这么大的号召力吗?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亲自发动,亲自领导的,我不过是执行了毛主席的指示。我有什么责任?老实说吧,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毛主席叫我咬谁,我就咬谁!

1979年11月8日交侦查审讯员(两页)

此稿略有修改,1980年10月9日于秦城监狱

江青读毕,接着说道:

“要为真理斗争,我的声明如下:你们借助国家名义,拼凑了一个什么特别法庭,给我罗织了一大堆罪名,这些罪名一条也不能成立。我过去的一切都是根据中央的指示做的,我在工作中有错误,有偏差,但绝不是犯罪。……

“古代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你们搞的就是这个伎俩。

“现在你们逮捕我、审判我,就是要丑化毛泽东主席,就是要把文化大革命中的红卫兵和红小兵压得抬不起头来,就是要为刘少奇翻案。

“关于这个问题(刘少奇一案),我的意见已经说过多次了,你们爱怎么(定)罪就怎么定(罪)吧,这个我也没什么。你们现在翻刘少奇的案,翻彭真的案,都是反对周总理,反对康老,都是反对毛主席,反对文化大革命。全国人民能答应你们吗?……

“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向毛主席负责。现在整的是毛主席。我的家乡有句老百姓的话:‘打狗看主面’,就是说打狗呵,还要看主人的面子。现在就是打主人。我就是毛主席的一条狗。为了毛主席,我不怕你们打。在毛主席的政治棋盘上,虽然我不过是一个卒子,不过,我是一个过了河的卒子。

“我认为我是‘造反有理’,‘革命无罪’。“过去我经常说:革命要有‘五不怕’:一不怕杀头;二不怕坐牢;三不怕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四不怕开除党籍;五不怕老婆离婚。这第五条对于我不成问题了,二、三、四条已经三年多了,我经受了,第一条杀头,我久候了!……”

江青的“看法”何止“一点”。她在法庭上滔滔不绝,作此生此世最后一次公开演讲:

“我是执行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

“我现在是为捍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尽我的所能。”

江青质问法庭:“怎么能把谋害人的和被谋害的搞在一起?说以江青为首的搞这个阴谋活动?”“你们承认不承认九大和十大?如果不承认,就是离开重大历史背景,隐瞒重大历史事件!”

江青说起了自己当年跟毛泽东转战陕北,质问法庭:“战争的时候,唯一留在前方追随毛泽东主席的女同志只有我一个,你们躲在哪里去了?”

江青又说:

清君之侧,目的在“君”。

罗织陷害,血口喷人。

利用专政,搞法西斯。

精神虐待,一言难尽。

破坏政策,凶悍残暴。

造反有理,革命无罪。

杀我灭口,光荣之甚。

最后,江青大声地说:“这就是我的回答!”

江青的最后陈述,历时近两个小时。

曾汉周:“被告人讲完了吗?”

江青:“讲完了。”

曾汉周:“请把你的原文交给法庭。”

江青:“可以。”

(将原文交给值警法警)

曾汉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江青:“已经累了,到此为止吧。”

曾汉周:“把被告人江青带下去。现在休庭。”

此时已是上午十一时三十八分。

 跟帖: 返回共舞台首页 

发表评论

笔名: 密码: 注册
主题:   导读:
内容:
图片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网友链接: (必须含有http://)
音乐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电影链接: (必须含有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