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何难有强大的软实力?

 作者: 闹市修行   2018-07-28 16:04:43 [Reads:71]     返回共舞台首页 

[原创]中国为何难有强大的软实力?
129275 次点击
492 个回复
1 个赞
minhuaxi 于 2013/12/15 10:32:2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中国为何难有强大的软实力?

——徐贲《怀疑的时代需要怎样的信仰》读书札记之二

我国很重视美国著名政治学家瑟夫·奈(Joseph Nye)提出的“软实力”概念,近些年,在打造软实力方面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投下巨资及人力物力,但效果却并不理想。对此,瑟夫·奈本人在《为什么中国的软实力很微弱?》一文中作了深入的探讨。从瑟夫·奈所强调的“‘软实力’就是通过劝说和吸引力,而不是通过压制和惩罚来达到你的目的的一种能力”这个定义,以及徐贲对此作进一步阐释的点睛之笔,即软实力具有“与民主相一致的价值观”及其关联评论来思考,我以为软实力应当具有4种基本要素,我国难以拥有强大的软实力,原因似乎也应与4种要素相关:

一、民主或与民主相一致的价值观。这是软实力内在的核心要素。软实力的力“场”,实际上是民主的价值观,专制的或不民主的价值观,本身就是一种“反软实力”,是致使软实力“湮灭”的“反物质”。在这方面投入的力量越大越强,软实力自然就越弱。例如,在世界上强力推行王朝专制时期延续下来的价值观,在当代迁就、迎合某些前现代的落后国情衍生的价值观,宣扬束缚个性、人性、创造性的“国家至上”的价值观,等等,都将消解软实力。徐贲在“外来价值有那么可怕吗?”的篇章中说得好:“国界和习惯的限制,往往被夸大和僵化为所谓的‘国情’,正义和公正的价值如果不适合中国国情的话,那么,要改变的是国情,而不是这些价值。”类似小芮同志代表国家对骆家辉大使的“反奢靡秀”、“平民秀”发出“刚性”责难这样的事件,通过客观上对官僚主义与奢靡之风的肯定而反映出一种反民主价值观,因此也是伤害软实力元气的蠢行。

二、劝说。这是软实力的作用方式或基本形态。劝说,不是宣传,甚至也不是精致巧妙的宣传。宣传,是体制以意识形态为主导,以战胜异己价值观、并使其“闭嘴”为目的而强制进行的灌输。宣传的要义是代替本应独立、自由、理性思考的个体进行思考,精致巧妙,只是宣传在技术层面的一种改进。而劝说,一般是非体制的(即非政府控制的政党、教会、媒体、大学、工会、公会、学会、艺术团体,民众性的监督政府的机构,以及神职人员、政治家、科学家、艺术家、学者个人等),以自己的常识、经验、价值观为独立、自由的思考个体增加一个思考机会或一条路径为目的规劝、说服。显然,目前中国的体制,难以符合劝说的要求,因而只能靠宣传。而宣传是难以达到劝说那种效果的,所以也常常损伤软实力。

三、吸引力。这是软实力的“作用点”和作用效果。吸引力既是指劝说即“言教”本身具有的吸引力,也是指劝说所依托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科技、教育、艺术等的客观现实这个“身教”的吸引力。需要强调的是,后者是核心价值观的具体体现,是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的事实对核心价值观的证明,所以“事实”这个“身教”的吸引力对软实力而言,更为重要,如果现实状况不好,甚至会导致人们的信仰崩溃。“信仰是被现实而不是被怀疑解构或粉碎的。”(本书“序”第3页)如果本国政治腐败,社会道德崩溃,贫富两极分化严重,社会矛盾尖锐,无论是劝说还是宣传,都会失去吸引力,效果自然也不会太好,这是软实力的硬伤。

四、权力对国内人民的影响方式,即:是压制和惩罚,还是劝说和吸引。这是软实力的基础。软实力是对外即国外产生实际效果的影响力,但发力的基础则是权力对国内人民的影响方式:究竟是靠压制和惩罚,还是靠劝说和吸引?在中国国内至今还在对宪政民主究竟是“姓社”还是“姓资”争论不休、并大有将宪政民主打入“敌对势力的阴谋”中去的迹象之时,在宪法规定的政治自由权利实际上还未真正落实的时期,在权力仍在制度的笼子外横行的时候,权力对国内人民的影响方式只能主要靠压制和惩罚,这也是对抗性的“群体事件”由每年“数千”级激增到“十万”级以上的原因。权力对国内人民采取的压制和惩罚的影响方式及其后果通过信息时代的迅速传播,当然要消解软实力。同时,由于权力习惯压制和惩罚,在对外关系上也会更多地显现出来,例如利用外援、外贸、外交等手段变相压制与惩罚,这也是要折损软实力的。

2013年12月13日

 跟帖: 返回共舞台首页 

发表评论

笔名: 密码: 注册
主题:   导读:
内容:
图片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网友链接: (必须含有http://)
音乐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电影链接: (必须含有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