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批新自由主义。狠打二天三叛骨头软如稀狗屎胡内奸一类禽兽缺德土共特务走狗耳光

 作者: 徐水良   2018-07-11 14:30:49 [Reads:68]     返回共舞台首页 

权贵走卒反道德的原因和本质

徐水良

2018-7-8日


有反道德的人说:“法治国家竟还有人搬弄家法家教家风,实在汗颜。家教家法家风多建立在伪善虚伪道德基础上建立的落后版本,而法制则以权利人权为基础创建的现代文明。看不到这一点区分的人,实在愚昧!”

這種說法,極端荒唐。这是禽兽化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典型的极权专制谬论,民主法治制度的要求恰恰相反。法治國家,法律只是國家公權力制定的法規。它無權干涉私人領域不違反法律的規則。包括道德,規章制度,風俗習慣等等。其中也包括家庭規則,家規。這種以為法律可以干涉一切,甚至廢除家規,是徹頭徹尾的極權專制。比毛時代的專制還厲害。

只認法律恶法,不認其他規則,用法律来攻擊和否定道德和其他規則的禽獸化自由主義偽右派,其實是思想非常專制的一批人。

把道德規則,例如自覺排隊,契約精神,尊重他人等等,說成一般規則,然後,反過來攻擊道德,說你連規則都不遵守,還要胡扯道德。這樣,就把遵守道德規則重要性的理由,變成了攻擊和否定道德規則的理由。這是只要權貴法律惡法和規則恶规则、不要社會道德、禽獸化反道德的新自由主義權貴走卒最無恥的一招。

道德,是人們在長期社會生活中形成的,被人們認為應該遵守的一些習慣性好規則。

沒有道德的人,與禽獸無異。攻擊道德的人,比禽獸不如。

反道德的新自由主义者,是一批地地道道不要道德只要權貴法律的禽獸。

親情就是一種典型的道德。禽獸化的權貴走卒,就是只忠於權貴法律,連親情等等道德也不要的一批禽獸。

他們甚至說只有權貴法律才有用,才靠得住,道德,包括父母子女的親情和家庭的伦理道德,都沒有用,都靠不住。完全是一批忠於權貴的禽獸。

這批權貴走卒,眼睛裡只有權貴法律,完全是土共培養出來的只有黨性沒有人性沒有道德的兽性化人物。

動物還有親情,權貴走卒連親情都沒有,都要否定。他們比禽獸还不如。

新自由主義反道德禽獸,幾乎全部不懂道德是什麼,他們只知道權貴法律。一派胡言。

再说一遍,道德,就是社會在長期發展中自發形成的一些被認為好的行為規範。例如友愛,友情,親情,守規矩,守信,契约精神,真诚诚实,善良,仁义,勇敢正直,讲义气,等等等等。

道德是柔性規則,法律是剛性規則。

只有柔性規則,加好的剛性規則的社會,才是正常社會。

只有惡法惡規則,道德淪喪的權貴社會,就是最壞的社會。

禽獸化新自由主義權貴走卒,他們只要最壞的權貴惡法社會。

有群友批评反道德的人说:“谈道德!你们都把道德耻之以鼻。WTO知道吧!tg就是没道德的猪。你制定再多的规则!这头猪就是不尊守!反而认为你们美国人真傻!美国让这头猪入世的初衷就是想让世界民主文明能感化同化这头猪变成人!可是发现不对!这猪在民主文明面前不光没变成人反而变了畜生!还尽吃民主文明下的果实。事实证明。不把猪变成人之前它是不会尊守文明规则的。反而会钻民主的空子!”

也有朋友说:反对道德的人,是被土公灌输洗脑的结果。“中国人无道德犹如tg在国际民主社会被人人喊打”。“谈任何问题都离不了tg灌输思想,所以!太多人都是在tg思想中去谈问题。”

这些朋友说的很对。对沒有道德的禽獸,即使制定了好的規則,他們也不會遵守。TG就完全是沒有道德不守契約不守信用的禽獸。

TG努力制造全民族的腐败,努力让中国人失去了道德,造成全社会道德崩溃和沦丧,以此来保护他们的统治和利益。這道德沦丧,確實是產生大量問題的根源。在当前道德沦丧如此严峻的情况下,反道德的新自由主义禽兽,还要拼命攻击道德,否定道德,把权贵反道德的腐败合法化。他们是地地道道用毁灭中华民族的道德和前途,来维护权贵统治,维护权贵利益的禽兽化权贵走卒。

再說一遍,人沒有道德,就與禽獸無異。攻擊道德,否定親情,就比禽獸不如。

有人说:“中国人有道德早起义了”。

所以,沒有起義,就是因為缺乏道德、缺乏正義感,缺乏良心,缺乏正直勇敢反抗罪惡勢力的道德。

这也是禽兽化反道德权贵走卒拼命反道德的根本原因。

实际上,土公从一开始,就是靠五四运动反道德,不断批判和攻击仁义道德起家的。这在全世界,几乎都是独一无二的。经过他们的近百年努力,终于使得中国社会道德崩溃,土公权贵们,才能通过公有化掠夺和私有化掠夺两次大掠夺,把社会财富集中到他们自己手中,花天酒地搞腐败,并用反道德继续腐蚀人心,使得人们失去良心良知和正义感,不敢反抗权贵们反道德的腐败统治。禽兽化反道德权贵走卒,也正是继承和发扬这个传统。

親情道德是最重要的道德之一。

有朋友说:亲情是人和动物共有的。

这话没有错。但動物是原始親情。人類是高級親情,人类亲情,有特殊的關於親情的道德伦理規範,即道德伦理规则。我雖然不贊成儒家把親情放到不適當的地步。但人類的亲情和親情道德,是人類繁衍生存、維護社會秩序的基礎。無論在事實上,還是法律上,社會都是以最基本的親情單位—家庭為基礎。没有家庭,没有亲情和亲情道德,现行社会就会崩溃。所以,西方自由民主社会的政治家,都非常重视家庭和传统道德。

否定親情親情道德的人,只認權貴法律惡法的人,肯定比禽獸不如。



再批新自由主义谬论

徐水良

2018-7-10日


新自由主义和马烈主义是同一根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腾上结出的双胞胎理论毒瓜。两者的区别,只是两者在经济决定论基础上得出的结论,完全相反,马裂主张全盘公有化,新自由主义主张全盘私有化。

许多年来,中国的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权贵私有化掠夺的吹鼓手,一再根据他们的经济决定论和全盘私有化教条,胡言乱语,把私有制说成民主的基础,说成道德和其他一切的基础。不断给人洗脑,把他们的谬论,变成许多人头脑中“不证自明”的教条。

实际上,这些教条完全是荒唐的谬论。几十年来,本人对马裂和新自由主义进行了长期的批判。可惜,他们的余毒迄今尚未消除。

最近,又有新自由主义的信奉者,不断强调:“没有私有制作为基础制度,谈道德重建是不可能的。”“凡事有边界,就是私有制”。“无私权,哪来的公权?公权本为全民让渡部分私权而来”。“没有私有制,也不会有民主。没私权,自己都作不了自己的主,岂能作他人的主?”“不建立人人拥有私有产权且神圣不可侵犯的基础制度,怎可以指望会有公平”?“权贵关我卵事,我就是被权贵侵害的人,原因就是没有私有产权的保护。”“皿煮的目的就是保护私有财产,没有财产权,别提政治权力”。“财产权在政治权之前”。“这和马列有什么关系?马克思认为人类社会在1917年就可以搞公有制吗?”“马克思就是说政治权力在财产权之前”。但又自相矛盾地说:“财产权是一切权力的基础,决定了其它权力,即马克思说的经济经济决定上层建筑的个体版。”“人民连个基本产权都没有,谁会给你民主权。想得太美了。”“放弃财产权追求政治权是无法实现的”。“丢弃财产权的同时,政治权力也就丢了”。“老实说,把中石油零无转让给一个民营企业家,我都愿意。”“至少,这个民营企业没有能力阻止世界其它石油公司进来,一旦竞争,石油会降价。”“民主就是每个人在为了维护自己私有产权过程中与政府的博弈过程和博弈结果。没有博弈,哪来民主。”“这天下没一样属于你,你会抗争吗?”“私有化当然是全盘的,难道可以半盘吗?半盘私有化怎么操作呢?至于公平正义,用公共财政去解决啊。哪个公民可以不交税?”“只有让掌握公权力的人没有一点机会剥夺我们的私有产权,才会真正为我们服务。否则,他就直接通过剥夺我们的产权获利了,这个比通过服务获利来得快。”“为了做到他们没有一点机会剥夺我们的产权,所以,必须全盘私有,一点空子也不给公权力留下。”“至于哪些产业应完全由私人运营,哪些产业可以委托政府运营,要看运行效率哪个更高。委托给政府运作的项目叫共有企业,并不叫公有企业。”(徐水良按:这些新自由主义教条脑残信奉者,以为把“公有”换成它的同义词“共有”,搞个文字游戏,公有制就不是公有制了。)

这是一派马裂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新自由主义胡言乱语、几十年陈腐不堪的新自由主义教条和谎话。全部是新自由主义全盘私有化的可笑谬论。

现代自由民主文明社会的基本准则,是“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经过权贵公有化掠夺和私有化掠夺两次大掠夺,把中国财富装进权贵腰包之后,中国不再缺乏私有制。现在中国最缺乏的,不是私有制,而是民主,即国家权力的公有化。

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抓住全盘私有化的教条不放,目的就是掩盖和否定国家权力的全民公有化这个最重要最紧迫的需要。

而民主,绝不是新自由主义者不断欺骗,给人洗脑是说的那样,是私有制私人产权的产物。恰恰相反,人类社会几千年,大部分都是私有制,私人产权从来产生的是财产主人,如奴隶主、贵族地主、资本家、企业主们等等的专制权力。迄今为止,全世界的私人产业中,实行专制的比比皆是,实行民主的几乎没有。

因为,私有产权与私有权力相配合,紧密结合。私有产权保证的是企业主、财产主人的私人独占的私人权力。你要到私有财产私有产权中搞民主,搞权力公有,你就是侵犯私有财产。

民主,恰恰来自政治权力的公有制。无论是古希腊民主,还是现代民主,只有国家公民把国家权力当作公民共有的权力,公有的权力,当作公共事务,而不是看作私人的、国王的或其他独裁者的事务和权力,民主、民主制度才会产生。

实际上,历史进程绝对不是新自由主义胡说八道的那样,是所有制起决定作用,先有公有化,才有土公权力;先有私有化,才有权贵权力。历史事实是,土公权贵的公有化掠夺和私有化掠夺,都是靠的政治权力。先有土公取得政权,才靠政治权力把全国统统公有化;然后土公又靠自己的政治权力,搞私有化,抢劫掠夺这些公有化了的财产,统统变成权贵的私有财产。不是公有财产造成土共政权,而是土公靠政权抢劫掠夺,轻易改变财产权,把私有财产变成公共财产。也不是私有化,才有权贵特权甚至民主权力。恰恰相反,先有土公权贵特权,才有权贵的私有化抢劫掠夺,才有权贵霸占全国财产的权贵资本主义的私有制。

产权、财产权,在土公政治权力面前,不仅毫无决定能力,不起决定作用;而且毫无抵抗能力,无法对土公政治权力施加哪怕稍稍有效的反作用力,来加以抵抗。

而且,对于人类,私有制和产权,永远是人和人权的附属物,是人和人权,决定私有制和产权。没有人权,就没有产权。新自由主义把两者颠倒过来,把私有制和产权说成决定人权和人类社会的其他一切,包括决定民主和其他一切的东西,说人权、民主权利等一切,是产权派生出来的,这完全是经济决定论的彻头彻尾的荒唐谬论。

几十年来,本人无数次批判新自由主义指导的邓式改革,许多、许多次强调,必须先搞政治的民主改革,以政治改革带动经济、文化、科技、教育、医疗、工业农业、军事国防和其他一切改革,这才是正确的改革程序。相反,信奉经济决定论谬论,先搞经济改革,后搞或不搞政治改革,经济改革必然变成特权官僚的抢劫掠夺、以权谋私。改革必然走上邪路。

后来的事实证明,本人的预言是正确的。

邓式改革,权贵私有化掠夺,不仅没有像新自由主义者欺骗的那样:经济改革必然导致政治改革,私有化必然导致民主化。事实恰恰相反,权贵私有化掠夺,制造了一个反对政治改革、靠特权抢劫掠夺暴富的既得利益权贵集团,制造了反对政治改革的强大阻力。在这个既得利益集团统治下,政治改革、政治民主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只有实行革命,推倒这个既得利益权贵集团的统治,政治民主才有可能。

所以,本人意见,恰恰与新自由主义和权贵的意见完全相反。私有化改革之前,应该先搞民主。这样才能有公平正义的私有化和私有产权。否则,没有民主,先搞私有化、私有产权,必然变成特权官僚权贵家族的抢劫掠夺。

可是邓式改革坚决拒绝本人一再强调的正确的改革程序,坚持在专制条件下先搞经济改革,这就必然变成特权官僚权贵们的掠夺谋私。这就是继续坚持极权专制,贪污腐败,两极分化,权贵欺压民众,社会道德沦丧,等等等等,当前大量问题产生的原因。

而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就充当权贵抢劫掠夺的吹鼓手,鼓吹在专制条件下全盘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成为权贵私有化抢劫掠夺的帮凶和走狗。

没有民主,权贵就必然侵犯民众权利。你们主张新自由主义谬论,才会故意掩盖这个事实,否定民主即公共权力公有化的必要。还说这与权贵无关。来掩盖专制权力侵犯私有财产的问题,把这个问题说成与权贵专制无关。

前三十年,搞公有化掠夺的毛和毛左是民众的主要敌人。后四十年,搞私有化抢劫掠夺的新自由主义和邓式权贵,是民众的主要敌人。

前三十年,毛左和毛式公有化掠夺猖獗。后四十年,新自由主义伪右派权贵走卒和邓式权贵私有化掠夺猖獗。通过两次大抢劫大掠夺,把全国财产集中到官僚太子党手中。

现在的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不断沿用马裂经济决定论谬论,强调私有制私有产权起决定作用,说有了私有制就有一切。实际上,所有制根本不起决定作用。没有民主,你的私有财产随时都可以被权贵侵犯。毛式公有化掠夺轻易把全国私有财产变成公有财产;现在的拆迁、占地,不断侵犯私有财产,都是典型例子。没有民主,你的私有财产随时都可能丢失。

这些鼓吹全盘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者,或者就是权贵的五毛,或者就是他们理论上的御用学者。他们始终顽强地鼓吹经济决定论,私有财产、私有产权决定论,来掩盖和否定国家权力公有化,即民主化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人类社会,永远不可能全盘公有化,也永远不可能全盘私有化。

全盘公有化是马烈谬论。全盘私有化是新自由主义邓式权贵走卒的谬论。

现代文明的自由民主社会,总是“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

空气,阳光,水,你能完全私有化吗?空气阳光水完全私有化,穷人还有活路吗?

公共权力,包括政府,军队警察,必须为全民公有。不能为某组织、某集团所霸占,所私有。

主张新自由主义谬论的人攻击本人:“您把政府军队警察都物化了,当成了具体的产权。”

军队警察是暴力工具,他们本身,以及他们的大量武器装备,营房财产,当然有为谁所有的问题。为国家所有,全民共享共用,还是为皇家、为独裁者或某集团霸占私有(例如希特勒的纳粹党卫军),这是完全对立的两种所有制制度。

你们不断鼓吹和主张全盘私有化,全盘,当然包括权力私有,包括军队警察的私有,你们当然就是维护权贵利益。

中国的财产和权力,都被权贵霸占私有。这就是你们要达到的全盘私有化目标。你们已经初步实现了你们的目标,你们继续鼓吹全盘私有化,其目的,就是进一步在全国彻底地全盘私有化。这其中或许还有住房、土地等等,大概应该通过拆迁,占地,把全国房产、土地等等,全部掠夺到权贵手中。

主张全盘私有化的人抵赖说:“我什么时候主张权力私有了。我主张产权私有。”

本人看法:你们一再主张全盘私有化,全盘私有化当然包括公共权力和政府财产、包括武器装备等等的私有化。但你又否认自己主张公权力私有化,不是自相矛盾吗?原来你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抵赖了?

有朋友重复“财产不能公有,权力不能私有”的错误说法。

本人纠正:是公权力不能私有,私权力不能公有。公共财产不能私有,私有财产不能公有。

要搞公有、私有的财产转化,那就必须依法进行,并且必须使财产主人得到相应的补偿。

公权力必须与公共财产配合,私有财产,必须有私权力配合。如前所述,资本家企业主的私人权力,往往是专制的私人权力,你不能去民主化、公有化,否则就是侵犯私有财产。而政府公共财产,例如政府机构办公楼,军队警察的武器装备,不能随便私有化。

主张全盘私有化,全盘公有化,都是一片胡话。

全盘私有化,那空气、阳光、水、江河湖海太平洋,政府公权力,街道、广场、大街小巷、公园、政府办公楼、军队警察的武器装备、包括枪枝弹药坦克飞机大炮导弹核武器、人民大会堂、天安门广场、故宫、中南海、长安街、北京大小胡同,各省、各市、各县、各乡政府大楼、机关办公室,大街小巷、旱路水路、街道广场和空地,公立大学、中学、小学、公立医院等等等等,你准备私有化给谁?给国家主席子女?给权贵官僚及其子女?给你自己?

恐怕正是新自由主义鼓吹的教育医疗私有化商业化(即新自由主义所谓的“产业化”),和全盘私有化,造成了压在中国人身上的几座新的大山。

全盘私有化和全盘公有化的主张者,都是一批彻头彻尾的脑残。

按照新自由主义权贵走卒全盘私有化的胡话,所有街道、广场、大街小巷、政府机构、政府办公楼房,全盘私有化,你就不能走路,政府就无法办事。

那国家核武器是国家财产,你私有化给个人或家族,这个世界还有安全吗?

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都是建立在经济决定论基础上的脑残谬论及胡话。

人类社会,永远有公共领域,永远有私人领域。马裂全盘公有化和新自由主义全盘私有化,都是反人类反社会的胡话。

主张“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的朋友,请你看一下我的《纠正一个错误说法》一文。“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否则,人类就进入地狱之门。”据我考证,我搜索到的材料,是刘军宁最早说,说是洛克《政府论》说的,其实,洛克《政府论》和我看到的其他著作,都没有这句话。估计很可能是刘军宁伪造的。这句“名言”,是错误的。具体论述,见我《纠正一个错误说法》及相关许多论述。

这句话刚出来,我就很快指出洛克《政府论》根本没有这句话。并且批评了这句话的错误。还指出我查到的材料,是刘军宁最早说的。许多年了,许多人都已经知道这是伪造的,原来现在仍然有许多人不知道。

洛克是真正伟大的理论家。但是,洛克仍然不可能说出如此现代化的语言。

 跟帖: 返回共舞台首页 

发表评论

笔名: 密码: 注册
主题:   导读:
内容:
图片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网友链接: (必须含有http://)
音乐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电影链接: (必须含有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