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作者: 曾节明   2018-06-25 19:34:13 [Reads:151]     返回共舞台首页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特朗普上台以来,国内民粹思潮中,有一股反“白左政治正确”的逆流,以极端反回、反黑人、反耶教的偏瘫民族主义面目出现,这股逆流思潮,为特朗普的不顾程序正义大反难民/移民而叫好...而中共乘机加以操弄和引导,把这股极端民族主义的逆流思潮,诱拐到反普世价值的邪路上去:

大小中共特线五毛,摇唇鼓舌,把“普世价值”与“白左政治正确”等同起来,诱骗民主人权观念较为薄弱的广大大陆华人川粉,去与普世价值为敌。
典型如博讯螺杆和格丘山:前者兜售共产党的反人权价值观不遗余力,狂挺邓小平的计划生育,咋呼反对派要“讲究实际”,不要为“空洞的人权理念”束缚了手脚;后者一根筋地鼓吹对难民的歧视、尤其是对华人难民的种族歧视,并大造美国的红太阳——川普胡作非为都是在“下大棋”,批评者都是“心理有问题的人”,而反对种族歧视都是“可笑的政治正确”...螺杆、格丘山都反“白左政治正确”反得唾沫横飞。

徐水良对此深恶痛绝,但却认为西方的“政治正确”,就是普世价值;反政治正确就是反普世价值。这仍然是把普世价值和政治正确混为一谈了。


什么是“政治正确”?“政治正确”就是出于政治需要不讲真话。比如:

由于苏联是战胜国,因此二战初期苏联入侵波兰和波罗的海的侵略行径,就一度成为忌讳话题;
因为英国是战胜国,所以二战后期英国空军空袭大屠杀德国德累斯顿平民的罪行,就长期被遮掩和淡化;

因为犹太人曾是受害者,因此,犹太人在二战前后对别的民族的加害,就是禁忌话题;二战后,由于犹太人取得了“最大的受害民族”的道义话语霸权,因此,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对英国人和阿拉伯人的恐怖袭击和暗杀历史,就成禁忌话题,战后以色列犹太国对别的民族的欺凌,在美国今日仍是禁忌的话题;
由于犹太人的强势,在今日的美国要客观地表述共产主义比纳粹邪恶得多的事实,也是十分敏感的,因为在犹太人的话语霸权里,纳粹才是宇宙中最邪恶的东西,犹太人才是地球上最苦最痛的受害民族;

更借助二战后的道义话语霸权掩护,以色列在中东大搞蚕食扩张,制造大批巴勒斯坦及中东难民...这些罪行,也是今日美国的敏感话题...
以上这些出于政治需要不能还原真实的现象,才是“政治正确”。


而“普世价值”则是真理,它完全有别于“政治正确”。“普世价值”的核心就是民主与人权,之所以说它是真理,因为它是人类苦苦追求上千年的政治文明成果;“普世价值”不是完美的,但是沉痛的实践证明:
它能够最有效地制衡不良统治者的祸害,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护不同民族或种族的无辜者,免受到暴政的伤害。
大有别于“政治正确”的是,“普世价值”不以政治需要定“真伪”,而唯以“民主和人权”定真伪。
所以,不能把普世价值与政治正确混为一谈。


川粉及中共特线大肆谴责“白左政治正确”,其实“政治正确”并不是“白左”的专利,西方右派大搞“政治正确”的例子也不少,而特朗普本人就是典型,特朗普一边倒地迎合犹太人的“政治正确”——西方的犹太话语霸权,服务于以色列的偏狭利益,其女儿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在今年耶路撒冷美国驻以大使馆的落成典礼上,竟然说:“只有犹太人配得上耶路撒冷。。。”此种“政治正确”的、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只有特朗普的女儿能够说出口。

特朗普大肆指责民主党和共和党建制派搞“政治正确”,只反映出他目无民主人权的本质;特朗普上台前后,赞美“六四”屠杀、谩骂媒体、粗暴对待新闻记者、敌友部分赞美、羡慕独裁者、难民和移民问题上罔顾程序胡作非为等种种言行,越来越清楚地暴露出他赤裸裸地反普世价值的属性,他是西方民主的破坏者,是普大林、习近平、金正恩的同路人,是引爆世界核大战的潜在莽夫崩盘手。


虽然“普世价值”无法杜绝“政治正确”,但抛弃普世价值意味着浩劫。“二战”后人类的和平和文明成就,是建立在以“普世价值”为价值观的美国和西方盟国的基础之上的,抛弃了普世价值,一切都要崩塌,人类将坠落政治危机、道德危机,面临相互毁灭的核战争危险。人类能否避免核大战共同毁灭?在美国能否保存自己的民主制度;而美国能否保存自己的民主制度,在于美国选民能不能尽快地用选票请走特朗普这个瘟神。






曾节明 2018.6.25戊戌戊午戊午傍晚于清凉纽约州

 跟帖: 返回共舞台首页 

发表评论

笔名: 密码: 注册
主题:   导读:
内容:
图片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网友链接: (必须含有http://)
音乐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电影链接: (必须含有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