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作者: 曾节明   2017-04-10 17:03:33 [Reads:112]     返回共舞台首页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与汪珉先生商榷

最近中国民运多路代表,在汪珉先生的主持下,于三月二十二日到二十三日,在美国赌城开会,成立了“中国革命民主平台”。
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因为它反映出革命的诉求,终于成了民运的主流,多数民运领导人终于认识到指望改良是死胡同,是在浪费生命,转而寻求革命的手段。
中国联邦建国先驱、民运烈士彭明先生早在十六年前年就指出:“中共将进一步剥夺公民的政治权利,将异己力量消灭在萌芽状态中(《民主工程》第一章第一节)”;“和平演变,此路不通,前景渺茫(《民主工程》第二章标题)”。
彭明关于改良行不通的洞见,已为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的“一蟹不如一蟹”所充分的验证。

民运主流的觉醒,反映出中共的气数已经尽了。

但是令人担忧的是,设立“中国民主革命平台”的人,似乎忘记了一个常识,就是:革命永远是小圈子密谋,是不应该放到平台上进行交流的。
如果民运各路代表在一个平台上交流如何对中共实施革命,恐怕最大的作用,就是向中共通风报信,提醒中共当局及时地防范和抓人。
当年的武昌起义,就是同盟会成员蒋翊武、孙武、彭楚藩、刘复基、杨宏胜的小圈子密谋行动,如果放在平台上半公开的讨论,新军中的革命党人早就被清洗干净了。

不管“中国民主革命平台”的设立者有着如何好的主观意图,设立“中国民主革命平台”,客观上是方便中共特务收集民运革命情报。
现在的中共习近平当局,对异议请谈、上书、“互动”等温和反对行为根本不屑一顾,唯对“革命”二字深为恐惧,寝食难安,如芒在背,防范到了草木皆兵神经质的地步...因为他们最清楚国内的民怨、最知道自己政权的危机程度。
中共本来就是使用特务手段的行家老手,对民运不使用特务是不可能的,中共更会不遗余力地动用特线系统,打探民运中的任何革命的苗头。

因此,可以肯定:赌城会议的与会者当中有中共特务,他们可能只有两三人,却批着精美的伪装,引诱真革命派和盘托出革命策略和行动计划。
伪装革命之共特的一个特征就是:呼喊革命的口号比谁都响亮,但从没有任何举事的行动,甚至反手把大批实干的民运革命派打成“中共特线”。

笔者不主张滥抓特务,但也坚决反对在共特问题上的虚无态度,中共以特线破坏民运,是严峻的客观事实,民运人士无视这一点,必然永远失败,甚至自己被搞得很惨。

除了安全的问题,“中国民主革命平台”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不利于汲纳广泛的参与:
反对派阵营中也有很多反对暴力革命的人,他们结束中共一党专制的目标,与革命派是一致的,因此,他们也是同道,而一个革命的平台,不利于争取非暴力派的参与;
此外,在习近平一伙的高压暴政下,国内许多抗争者不敢参加海外的“激进”组织,一个革命的平台,也不利于争取国内民众的参与。

综上所述,笔者向汪珉先生建议:与其设立“中国民主革命平台”的平台,不如设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筹委会”的平台更好。
设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筹委会”的平台有诸多好处,其中重要两点:
一是“中华联邦共和国筹委会”利于最广泛的参与;一是它是一个可以公开交流的平台。

曾节明 于2017.4.10丁酉甲辰丁卯春晖下午于纽约州

 跟帖: 返回共舞台首页 

发表评论

笔名: 密码: 注册
主题:   导读:
内容:
图片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网友链接: (必须含有http://)
音乐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电影链接: (必须含有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