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晖:「中产品味政治学」:曾俊华与昂山素姬

 作者: mac   2017-03-27 05:31:36 [Reads:120]     返回共舞台首页 




在学术层面而言,今年的香港特首选举,比上届更有趣,因为「曾俊华现象」,足以成为国际关系的丰富书写。然而正正由於认识这些候选人,避免瓜田李下,这些书写,唯有尘埃落定才应重构出来。

先说一些个人故事:曾俊华先生的政治助理罗永聪先生,是我的中学师兄。我们一起在同一个辩论队丶同一个运动社,是很好的朋友,但走完全不同的路线。他从小到大,每一篇讲词,都喜欢动之以情,我则习惯把一切理想放在理性计算的冰冷框架。他成为曾先生助理以来,我们有定期见面,看见曾先生民望不断上升,我都是对他笑说:「虽然我好buy你老细个人咁单纯,但那些筑梦丶齐心丶信有明天,你不觉得很肉麻吗?除了让人喘息一下,哪些结构性问题能够解决呢?」他也往往笑说:确实是解决不了的,但难道就没有用吗?自然,又不是的。

要理解「曾俊华现象」,不妨从缅甸「民主女神」(或「前民主女神」)昂山素姬谈起。

昂山素姬是一个现实主义者,而不是理想主义者。她来自军人家庭,有自己在军队内部的支持者,上台後重用军政府时期的既得利益者,知道哪些「裙带资本主义」势力是碰不得的禁区,这和曾俊华的「开明建制」路线,大同小异。对真正期望缅甸变成真・民主国家的人而言,昂山大权独揽,缺乏党内外制衡,不尊重机制,不鼓励公民社会,对(真)反对派不见得宽容,处理罗兴亚人问题残暴不仁,承认被军政府分派出去的所有特权,这种息事宁人丶大家(精英)开开心心的期望,正是曾俊华的主打。昂山并没有一如主流民意期望丶对中国说不,反而是她的前任登盛叫停了中国出资兴建的争议水坝,她却放下身段访华卖好,正如曾俊华的支持者不少不认同北京目前治港路线,他也时刻强调「报效国家」。然而,昂山素姬依然是「缅甸人民的女儿」丶媒体宠儿,但论治国魄力丶能力,很可能不如登盛;和登盛军政府的具体差异,正如曾俊华和同属资深政务官林郑月娥的差异,其实只是形象。在我刚从「新缅甸」回来,对比军政府时期的缅甸见闻,感受尤深。

好了,究竟缅甸人民支持昂山素姬,是为了争取民主吗?广义上,自然是的;但是狭义上,却不完全是的。昂山很清楚自己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拼经济」:经济搞不好,很快就会被民意扬弃;只要经济搞得好,民意不会介意自己利用国家机器行威权政治。这也是邻国柬埔寨的例子:柬埔寨民主化後,军人还政於民,有过文人政府上台,但经济一团糟,强人洪森用种种手段,通过民主程序丶威权方式,夺回政权至今,军方换个方式控制大局,主流民意也认为他比起赤柬时代丶越南控制时代丶文人乱政时代,洪森始终要好。假如只有「不理想的民主」和「妥善的威权」两个选项,在第三世界,主流民意肯定倾向後者,正如伊拉克人民情愿要萨达姆,也不要ISIS时刻在巴格达放自杀式炸弹。根据一些民调,同一趋势即使在欧美国家,也已经出现。

昂山素姬或曾俊华带来的,是否纯粹公关的feel good情怀?又不尽如是。曾俊华象徵了英国殖民时代的「文明核心价值」,例如程序公义丶政治中立丶专业主义丶精英吸纳等,一切都和回归後的效率主义丶政治正确丶敌我矛盾相对照。虽然对一般人而言,其实两种政治伦理的客观结果,根本没有太大差别,楼价一样高企,政治依然小圈子,但前者毕竟代表了和「文明世界」的接轨。正如昂山素姬的形象,也是英治缅甸时代的残留记忆:身段优雅,口中讲求西方核心价值,而行威权之事,结果西方对军政府的制裁,一概取消。

昂山和曾俊华式「framing」最成功之处,是制造了一个很简单的「三元观」:一种是军政府或「梁政府」的管治哲学(如前述);一种是自己代表的「开明威权」;还有一种是不满上述两种的「基本教义派」,但他们的品味丶斗争手法,却往往趋同於第一种,因此有了超级政治明星,就同样为主流民意扬弃。

在缅甸,假如昂山二十年前执政,可能真的会激进一点;但经过军政府有限度的改革开放,缅甸人已经开始富起来,心态上开始自觉为(相对)既得利益者,不再希望出现激烈变革。正如在香港,不惜一切争取「真民主」(无论那如何定义)的人,从来不多,主流社会不会希望有任何动荡影响(自己的)楼价,而nothing to lose的人始终有限,一般人(特别是中产)其实是向往一种「感受到尊严丶又不会有风险的制度」。於是乎,昂山素姬丶曾俊华象徵的「中产品味」,足以把两极的支持者压缩,把社会祈求和谐稳定丶安居乐业的心态无限发扬光大,到了极致,足以成为「新威权主义」。

可惜的是,昂山素姬做到的,曾俊华不可能做到。因为曾俊华所代表的「反价值」,偏偏是中国需要的。这也是结构性的全球化现象:无论是特朗普当选丶英国脱欧丶还是各地兴起的本土主义,都反映世界已经被全球化撕裂为两个阶层:能够受惠於一体化丶职业和地域自由流动丶和世界各地「互联互通」的精英,以及被这潮流淘汰丶期望自己政府捍卫自己利益的另一群人。昂山素姬可以一方面用西式包装和世界接轨,另一方面政策上照顾这一群人;中国(习近平)丶美国(特朗普)也希望照顾这一群人,但相对百废待兴的缅甸,经济上照顾这些人的代价高得多,诉诸民族主义的倾向,只会更强,而且简单直接。

所以,在香港强调「曾俊华路线」,哪怕客观效果和另一条路线可能一样,而香港人会更快乐一些,甚至有「昂山素姬式吸纳」效果,根据北京目前的计算,却不符合国家利益。在可见将来,北京要树立另一条路线为立国之道,而根据国情,也很能够理解,起码西方的中国问题专家都完全理解。这正是曾俊华和梁振英竞选的差异:虽然两者选举期间都得到(相对)民望,但梁振英路线有民望,北京会高兴,反之则不然。梁先生问「为什麽上届选举泛民选委不all-in民望最高的他」,对北京而言,这是一个很legitimate的问题,因为问的时候,北京已经有答案了。

小词典:罗兴亚人(Rohingya)

缅甸若开邦的穆斯林,主要来自孟加拉,没有缅甸公民资格,目前人数约有130万。西方舆论认为缅甸政府逼害罗兴亚人丶违反人权,缅甸官方则认为这是非法移民侵占本地资源的经济问题,拒绝国际社会干预。就罗兴亚问题,昂山素姬立场和军政府基本一样。

原载於信报财源新闻 2017年3月27日

 跟帖: 返回共舞台首页 

发表评论

笔名: 密码: 注册
主题:   导读:
内容:
图片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网友链接: (必须含有http://)
音乐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电影链接: (必须含有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