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余大郎  鼻涕虫+奴为保芦笛免受其师徐水良连累,驴厩吹捧伸稀!荫全立即回舔"加人兄″  2018-07-29 11:19:01 [Reads:98]



 还有锅吻鬼,面对亚当小蚂蚁,乱说啥:"甚么郎。。。一地鸡毛″(丈青妮姑语)

 作者: 余大郎   2018-07-29 11:33:50 [Reads:138]     返回共舞台首页 

嘻嘻蝈蝈,你不是很能打官司么,而且有官僚特权的律师钱!
我可是在棕榈海滩有间屋,哪天找邻居川桶家的聊聊你故事。

你要识相就问问丫,看看与某打官司能赢还是输?嚯嚯。
偶是三连冠,反四人帮时你还没来人间!
你若能把徐伸缩扒了皮,偶就为你摇扇。。。免费画裸奔,一级棒。
(陈小平对草庵说:那个画画滴。。。告诉他,我是班长,第一名毕业)

 跟帖: 返回共舞台首页 

发表评论

笔名: 密码: 注册
主题:   导读:
内容:
图片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网友链接: (必须含有http://)
音乐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电影链接: (必须含有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