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徐水良  胡安宁转方圆:再说岳武  2018-07-03 17:49:50 [Reads:95]



 胡安宁:石磊玩得好,莫大人下臭棋。

 作者: 徐水良   2018-07-03 17:54:05 [Reads:94]     返回共舞台首页 

简复:石磊玩得好,莫大人下臭棋。
送交者: 余大郎 于 2004/02/22 10:15:34 [矛盾江湖]
回应 想起了王炳章的一句名言,请石磊陪玩一把-简答叶酸酸 by 余大郎 于 2004/02/22 0:13:35


余大郎 简复:石磊玩得好,莫大人下臭棋。 2004-2-22 09:37 [Click:7]


石磊玩的好,有幽默感,要得!
不过,你贴中的事多半是发生过的,只是套上了荒诞剧的
戏装。这就更高,惊讶ing。我说的,都是真的,不回答
就是回答;以荒诞剧来部份地回答,让外行继续看热闹,
内行自然看门道,清者自清浑者自浑,谁都打闷包。好好
好。从此以后,票房会出现“高原现象”-就是上面两种
看客罢。至于铁打的正义军流水的跳船客,走马灯来了去
,当是各有所图各有所得,愿打愿挨两不厌的。死不了,
长不大,待到老板参禅归,千年古莲再发芽,后会在明天。

莫大人者,不知看热闹看门道,象是聋子打岔,实为下了
臭棋。王炳章是否XX问题,当在解开俄提出的疑问之后,
但这是水手的双重结,要行家,要时间,要连续剧发展。
但编导在骑毛驴看唱本,这就进入量子的测不准态-我等
的讨论就影响下面的戏码唷。
至于入某某教就是可信的证明,这判断忒鲁莽-若非故意
即为臭棋。亚瑟正是那听忏悔的神父卖的。遵守上帝规则?
给信箱送炸弹,给网站倒垃圾,匿名谣言漫天飞,当面说
慌脸不变,转身反来假念经,就你老实就你信。说个简单
的事实:
凡民运代表人物在四面楚歌之中忽然声称“信了个主”的,
必定是下定决心不怕再臭排除万难“照过去方针甩开膀子
放开手脚大干”的。譬如徐邦泰就是“信”教后大开贪戒
的。有上帝打马虎眼,正好蒙了良善辈。林小生,周小,
王、傅、石,例不胜举哇,前扑后继啊。
本大人原帖及石、莫跟贴


--------------------------------------------------------------------------------


再送莫大人《雍正王朝》里吴先生一句话:“灯下黑”。此为禅机偈语,好好想想。 -余大郎- [242 bytes]

【附件】(一)石磊 【幽默】幽默一下算陪过你了--算是练笔,可别做大文章啊! 2004-2-22 02:14 [Click:19]


八年前,我回国,领导上对我说:“你今年成绩不佳,奖金就不发了。”

我一听急了。花贯钱的人,没钱花怎么过?

领导上批评我说:“你是搞情报的,干什么去出头露面的罪人?你骂了国民党,还搞什么民运情报?那些头头脑脑,谁还敢理你?他们都是靠国民党吃饭的。”

不过,毕竟是老领导了,相信我的判断能力,还是给我指了条出路,开导我说:“既使得罪了的人,需要的时候还是要放得下下面子去和解,这叫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这样才能把情报工作做宽、做好。几年前,你把民联与民阵的合并大会搞烂了,前无古人,后无来着,但是你也不能王炳章让你干什么你都拼命干啊!”

唉!在美国时间久了,领导的话听不进去了,怪其实也要怪领导上没有在美国组织好我这样的人经常参加政治学习。不过嘛,我想了想,我灵机一动,要能够做到放下面子去和得最了的人和解,必须象一个人学习,那就是胡安宁了。看,八九年倒王炳章,那么短的时间理,胡安宁从“倒王拥胡”变成“倒胡拥王”,接着又变成了“倒王倒胡”,后来还能跟王和胡的距离再拉近,太值得我学习了--只是我了解我自己,我学不会。不过,对领导嘛,心理想一套,嘴里说一套,干情报工作的也是这样。于是,为了表示我真心接受批评,而且立即有了改进工作的计划,就把如何向胡安宁学习的问题,添油加酱了一番,当然其中不乏把胡安宁善于和解的能力大肆吹捧一番。

没想到,领导的眼睛全发亮了,不是认为我能挽回颓势,而是对胡安宁感兴趣起来。这发展情报员的工作,有点象老鼠会性质,如果我能把胡安宁推荐好了,胡安宁作出贡献,我也照样有奖金。于是,我顺水推舟,介绍了一下我对胡安宁的看法,一开后就是说:“此人怀才不遇”。

坏了!领导的眼睛全瞪着我。这是政治立场问题!我不能在领导面前丧失政治立场,在胡安宁正式成为我情报网上一员之前,此人毕竟是个反革命分子。我赶快咳嗽了两声,立即补充说:

“这个人自以为很有才,其实脑子很混乱,好像理论一套又一套,全部都在车轱辘转,这车轱辘还找不到气门,不知哪里是始哪里终,只知道转啊转。这个特点,他保证能把很多人转晕过去。海外民运,做起事来,谁都不敢跟他合作,但是他皮很厚,有的时候讲出来的事情听起来还真的有道理,所以只要他主动‘打入’,人家还很难拒绝,尤其是此人来劲的时候真能吃苦耐劳、埋头苦干。”

我撇了领导们一言,好像刚才蹦出的那句说胡安宁“怀才不遇”的话在领导们心里面对我政治立场的阴影没有消除,于是加把劲,狠狠地多说胡安宁几句坏话。我说:

“胡安宁这个人,天生是一个叛徒。他长得象叛徒,也整天叛来叛去,海外民运中的主要人物中,谁都看不起他,谁都不重视他,谁都不要他,他也认为谁都是混蛋,但他自己又觉得自己了不起得不得了。这样的人,我们只要让他觉得受到重视,捧捧他,让他去与他认为都是混蛋的人作战,我看他是个难得的人选。唯一要防止的,就是这个人不稳定,天生是一个叛徒。”

“这不用你担心。”最大的那个领导笑了。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看来没有人会怀疑我的政治立场问题了。

领导上后来怎么安排的,我不知道。反正后来胡安宁回了国,我第二年回国,拿到一大笔奖金。这第二年我比前一年更没有成绩,怎么得了一大笔奖金呢?领导上告诉我:“你立大功了。”

我立什么功了?我也不知道。这是不准问的。这叫“不该问的不问”。好大一笔奖金,我钱还没有来得及数完,就听领导说:“今年再给我们推荐一个,你明年还有奖金拿。”

“哦......”

这次回到美国不久,因为“倒王”早就和我反目了的胡安宁,突然象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来和我讨论中国民主运动事业的下一步前进方向来了......

我虽然比胡安宁年轻,可工作从来不象胡安宁那么主动,反正胡安宁干的越出色,我白拿的奖金也越多,只是胡安宁找我来可是找错对象了。

第三个年头,我又回国去了。这次一回去就觉得不对头。原本我是住五星级酒店的,这次给安排到了三星级,还没有给个说法。奖金也不提了,只给报销了飞机票。这是怎么回事。一想,坏啦!这胡安宁干得这么出色,我还真能指望从胡安宁的成绩里白拿奖金吗?这共产党说话从来不算话。为党国工作那么多年,受美国资本主义影响年数也不少了,这下终于看透共产党了。

一回美国,我就决心要让胡安宁干不下去,而且还要给共产党一点厉害看看。于是同王炳章和傅申奇策划了筹建正义党。没错,一直坚持反王反了八年的胡安宁,透过和傅申奇都是上海七九民运的关系还真靠紧正义党来了,王炳章也不忌讳。我可不干,非要把胡安宁弄远点不可,还要把他彻底搞搞臭,于是组织起网络超限战,胡安宁无论怎么在网上出现,见名字就骂,见他的信箱就炸,搞得他晕头转向、精疲力尽。一场空前的“共特‘民运’窝里斗”就这样拉开了历史的序幕。

我当然装做什么也不知道,特别是不能让我的领导知道我开辟了“共特‘民运’窝里斗”,奖金虽然没有了,正常的津贴少是少了点,总比没有好,那种卖盗版光碟人家一抄就要损失几百万的事情还是少干为妙的好,而且整天还会睡不好觉。后来,大概是领导上发现我耍了他们,就把我的底细全告诉了胡安宁,于是由胡安宁采取主动的“共特‘民运’窝里斗”掀起了新高潮。

怎么把王炳章也算进了“共特”去的,我真的到现在也无法理解,反正我过去的领导脑子也翻新了,胡安宁也毕竟比我“生姜还是老的辣”,网络超限战虽然是我先打起来的,但是在领导面前,胡安宁的政治超限战的确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我也就不多想了,现在是能混一天算一天吧。

今晚暂时改信天主教,来一番忏悔,该说的不藏。如果没有立即收效,天亮了我还是去到基督堂。


--------------------------------------------------------------------------------


略有修改,请以这篇为准。 -石磊- [234 bytes] -2004-2-22 02:36 [Click:11]

(二)
莫大人 解读石磊,也算是一个旁证吧 2004-2-22 04:58 [Click:15]


中国民主运动应该遵守一个什么共同规则呢?大家需要讨论吗?大家讨论会有什么结果?什么时候会有一个结果呢?石磊说:“不需要讨论。中国民主运动,应该遵守上帝的规则,这是第一步。”

http://www.cdjp.org/02b/archives/00003869.shtml

呵呵,能按照这个规则做事情的人,不应该是个坏人哦


--------------------------------------------------------------------------------


石磊一直坚持王炳章们在越南死了,越来越理解石磊和莫大人这个人内心善良了,解读石磊,也算是一个旁证吧呵 -随随便便而已 - [102 bytes] -2004-2-22 08:07 [Click:6]
关于”宣称王炳章死亡事件“ 石磊的解释如下: -莫大人- [5406 bytes] -2004-2-22 08:22 [Click:6]
有没有良心,有没有善良“自己判断”啦。莫大人和石磊我有很多联想啦。呵呵 -随随便便而已- [0 bytes] -2004-2-22 08:28 [Click:0]
莫大人要是你爹妈没死石磊就为你爹妈挂招魂幡说是要引起注意,你会不会认为他心地善良?怪不得人家对你和石 -这也能骗?- [126 bytes] -2004-2-22 09:33 [Click:3]

(三)

: 莫大人 怎么把王炳章也算进了“共特”去的,我真的到现在也无法理解?????? 2004-2-22 04:44 [Click:9]


怎么把王炳章也算进了“共特”去的,我真的到现在也无法理解,反正我过去的领导脑子也翻新了,胡安宁也毕竟比我“生姜还是老的辣”,网络超限战虽然是我先打起来的,但是在领导面前,胡安宁的政治超限战的确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

对应余大朗一下文字

“科战“误炸”,王在英伦组织“抗美游行”。新西兰经济高峰会,王去“抗议柯林顿支持台独”。王指挥的正义党,自始至今把个被迫害的弱势团体“法轮”当主要打击对象(难道真是军令如山倒?)…… ……国会闹场,既坏魏刘声誉,也从此把王希的“外交”釜底抽薪,(其时,王还专门召集会议布置“倒魏打刘”)98冬,在民主党组党运动全军尽墨时,王却专门找我,要我“到西南某县领导武装起义”(我当即严斥其盲动主义,事遂寝)。”

怎么把王炳章也算进了“共特”去的,我真的到现在也无法理解??????

是否可以解读成为“大朗老已,尚能饭否?”

 跟帖: 返回共舞台首页 

发表评论

笔名: 密码: 注册
主题:   导读:
内容:
图片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网友链接: (必须含有http://)
音乐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电影链接: (必须含有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