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徐水良  胡安宁转岳武:民运败类王希哲  2018-07-03 17:48:11 [Reads:100]



 胡安宁转方圆:再说岳武

 作者: 徐水良   2018-07-03 17:49:50 [Reads:95]     返回共舞台首页 

ZT方圆:再说岳武
送交者: 余大郎 于 2004/02/27 20:14:9 [矛盾江湖]
回应 ZT王希哲:一个卖友求荣的岳武已经死亡! by 余大郎 于 2004/02/27 20:6:48


: 中国工党 于 February 27, 2004 11:34:11:

方圆:再说岳武


前言:“蛊”、“邪”与“降头”

“蛊惑人心”的第一个字“蛊”,相传是将蜈蚣、蝎子、毒蜘蛛、打屁虫等等许多毒虫放在一个密封的坛子里,让他们互相咬噬,最后战胜百毒的那个虫子名曰“蛊”,将其活活磨为细末,让人食之或吸之,可令人心智昏乱,发狂发疯。

“邪”,必与“正”对。邪说、邪气、邪魔等等。中国现代之“邪”,应以马列邪教、一党专政为最。

“降头”,则是一种妖术,据说流行于东南亚一带,有所谓“美女降”、“毒蛇降”、“大头降”、“烂心降”等好几百种。传说中的“烂心降”最为恶毒,被施者往往如五花大绑,不能动弹,失去自由。

岳武最近行为怪异,胡乱咬人,不知是否在芒街中了“蛊”,还是在北京中了“邪”?他自己中“蛊”中“邪”也就罢了,最可恶的是血口喷人,对大牢中的昔日战友王炳章落井下石,大下“烂心降”。因此,必须破其妖术,使其不能再继续祸害世人。

(一)岳武与“大老”

岳武说:“搞了十五年民运,从王若望,刘宾雁,严家其到辛浩年还没有一个人在我面前称“大老”的,方圆!你是第一人,有胆量。我请问;你算那一国民运的“大老”?!”

其实,“大老”的桂冠,是你“大碗茶岳武”赠送给老夫的。在老夫点拨你的文章中,何处能找到“大老”一词?反过来,在你文章中,倒是处处把老夫抬举成“大老”。比如你说:“四年前在炳章家里,他劝炳章干什么?诸位做梦都想不到!他劝王炳章去“绑架”!方圆说;“现在中共的贪官污吏跑到美国的太多了,只要找到一、两个,绑架过来,几百万美金没问题”。你又说“炳章专管踩点”,那你老弟干啥呢?

以你不久前的自白,“炳章是此行的核心人物,一切都是由他来安排,我只是参与了一些临时的决定。完全是一个配角”大家想想,根据岳武的描述,“核心人物”王炳章也只配“专管踩点”,你这个“配角”,大概只配在阴暗角落望望风分罢了。你还说:“十六大前的武装起义计划”的由来,就是你这位“军委主席”先和炳章说起,炳章也接碴和你谈。”假设果真是如此,王炳章与你就完全听命于老夫,效力于老夫,跟着老夫的指挥棒转。这个“大老”,老夫当之无愧!

可惜,你把老夫吹捧得如此神武,如此英雄,如此实干,如此足智多谋,如此操控全局,老夫真是不敢当也。你的本意,是老夫被你这样吹一下,吹得头昏脑胀,顺着你的(准确点说,顺着中共特工的)杆子爬,沽名钓誉,把你编的故事大包大揽承认下来,变成一个不是证人的证人,证明王炳章参与绑架抢劫的预谋犯罪,让全世界都认定王炳章本来就是一个有暴力倾向和犯罪前科的“恐怖分子”,停止对他的营救。

你是不是仅是为了抹黑方圆而在无意中伤害了炳章?不!你完完全全知道其中的严重性:“别说真的去干,就这段录音要是叫FBI拿去,咱们这一辈子就算玩了。”你这个编造的谎言,黑笔落在白纸上,其杀伤力不比“录音”胜过百倍千倍吗?你的心何其毒也!

(二)岳武与“军委主席”

岳武再三再四地唠叨:“三年前方圆不顾工党全体中委的反对,自任工党“军委主席”,现在看来这都是给王炳章下的药!请大家回忆一下,自从炳章被绑以后,方圆就再也不提“军委主席”这四个字了。”“十六大前的武装起义计划”的由来,就是你这位“军委主席”先和炳章说起,炳章也接碴和你谈。”

看来,你对“军委主席”很感兴趣。好,老夫给你解解惑。三年前的那个“军委主席”的由来,是因为当时有一位共军南海舰队管辖下的某舰队政委起义来归,针对这一特定事件和以后可能发生的军队事变,社民党(工党)的中常委三人通了电话,确定成立军委。这事引起过一阵子风波。其中的是非对错,历史会做出结论。三年过去了,社民党和工党也分家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当时争辩的双方,现在仍是朋友。你旧事重提,是不是因为自感力拙,也想鼓动别人帮你来围攻方圆?其实,当时在背后反对某人,推动建立军委的,最积极的不是别人,而是你岳武!在社民党与工党分家时,我为何提名你担任工党副主席?就是因为你表现出一个“铁杆追随者”的忠诚(!)与激情。

你讲,“自从炳章被绑以后”,“方圆就再也不提“军委主席”这四个字了”?错!在工党一届一中全会上,决定成立军事委员会,并选举王炳章担任主席。因王炳章被尔等送入中共的虎口,由方圆兼任代主席。中央军事委员会以军队国家化为主要任务。

中国工党认为,现在国内的形势,是改良与革命赛跑。中国工党希望改良跑到革命前面,这样,社会转型的成本会低得多。中国工党渴望对话,渴望安定。但中国工党决不害怕镇压,绝不放弃反抗镇压的权利。反抗镇压的权利,也就是革命的权利,不仅是每一个中国工人的不应放弃的权力,也是每一个中国人民不可剥夺的天赋人权。

现在选择改良,还是选择革命,主动权不在人民手里,而在统治者手里。如果刚上台的胡锦涛政权选择了改良,中国工党立刻放弃革命,拥护改良。如果执政者放弃改良,中国工党和中国人民就不得不起来革命。

告诉你岳武,你对“军委主席”的兴趣,说穿了是对所谓“十六大前的武装起义计划”的兴趣。因为你认为,“以我之见,共产党都是轻判了王炳章,其罪当诛。” 为了把王炳章推上菜市口,“千刀万刮,凌迟处死,祸灭九族,满门抄斩” 。你企图以“军委主席”为线索,顺藤摸瓜,把在王炳章口中得不到的东西,从方圆口中掏出来。但是,你的目的难以达到。

这里要说明,“武装起义”与“恐怖活动”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武装起义”不以伤害平民为达到目的手段。而“恐怖活动”则将伤害平民为达到目的的手段。在这里,我要正告岳武,我不反对把武装起义当成革命的一种形态。但我不反对武装起义并不等于就存在所谓“十六大前的武装起义计划”。中共把“武装起义”等同于“恐怖活动”,就是为了混淆视听,欺骗舆论,阻止民主国家对王炳章的营救。为了炳章的安危,为了打击中共及其走狗的阴谋诡计,也必须坚决否认所谓“十六大前的武装起义计划”。

(三)岳武与“同僚”

在岳武这几天抛出的两篇文章里,两次提到郝柏村。岳武说:“方圆一直在炳章和我面前吹嘘,他父亲是被中共镇压的国民党高级将领,曾是郝柏村的同僚。他曾为台湾在贵阳、广州做过情报工作。是台湾营救他出来的,并安排到澳大利亚。言义之下他就是台湾情报局人。”

在这里,老夫又得点拨点拨你。你知道“同僚”一词的含义吗?《现代汉语词典》(2003年商务印书馆版1265页)对“同僚”一词的定义是“旧时称同在一个官署任职的官吏。” 郝柏村曾任国军参谋总长,中华民国行政院长,可谓位极人臣。家父并未撤退到台湾,更不可能在台湾与郝柏村同署办公。与郝柏村显赫的地位相比,我怎会称家父是郝柏村的“同僚”?这是其一。按国军辈分伦理算,郝柏村诞生的民国八年(1919年),家父已担任34师68旅135团上校团长,一个二十七岁的带兵官怎麽与一个襁褓中的婴儿称“同僚”?这是其二。再说,家父病逝于一九七六年,享年八十三岁,又怎会是“被中共镇压”?这是其三。岳武老弟,一个政治人物,应当博览群书,深研历史。你如此缺乏常识,有何能力去编造老夫的话呀?你当老夫与你一样,是一个不学无术,信口雌黄的泼皮?

我这里要特别指出的,不是岳武编造我的谈话的荒唐。我要特别点出的是岳武编造我的谈话的卑鄙目的——岳武一再要把郝柏村拉上,是设计这样一条线索:

郝柏村曾任国军三军总长——军情局在三军总长管辖之下——方圆与郝柏村有“特殊关系”——方圆是“军情局特工”——王炳章在方圆的指挥下活动——王炳章的“台湾间谍”的罪名成立——西方国家不应去营救一个有罪的“台湾间谍”。

(四)岳武与“出道”

岳武说:“方圆是九五年在奥大利亚露的头,您别看他出道很晚,口碑很差!三次被赶出会场,创民运之“最”!”

请问岳武,方圆是何时何地“三次被赶出会场”?这“会场”上有何方神圣?你岳武是目击者?与会者?这个问题不值一驳,还是谈谈“出道”——岳武对现代中国大陆民主运动的历史与他的对中文词汇的常识一样肤浅单薄。我这里提的“现代中国大陆民主运动”,是指中共建政后的大陆民主运动。她发源于1956——1957年的“大鸣大放”。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等是这第一阶段的先驱人物。在他们面前,方圆是晚辈。“大鸣大放”后的第二阶段,应是“文革”中的以的“全红总”为代表的独立工运、以遇罗克、杨小凯等及“李一哲大字报”为代表的“异端思潮”。第三阶段为“四五天安门运动”。第四阶段为“西单民主墙”。第五阶段为炳章在海外首创“中国之春”及“中国民联”。第六阶段为“八六学运”。第七阶段是“八九民运”。第八阶段是“九八组党”。第九阶段是“东北工潮”。第十阶段是“诉江维权”。

岳武你听了,要论“出道”,方圆在第二阶段的“独立工运”时期,就已经是“全红总创始人之一及五人领导小组成员。1967年王振海被捕后,方圆成为“全红总”的负责人。当我们封闭中共劳动部、占领全国总工会,为几千万临时合同工争权益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在摸毛泽东、周恩来的老虎屁股的时候,你岳武在干啥?你岳武正在拥挤的红卫兵串联列车上摸小女生的屁股(至今仍在津津乐道)!

你岳武出道于第七阶段的八九民运,离方圆把神州大地闹得天翻地覆的第二阶段中间隔了整整五代!二十九年时间!按辈分算,你算啥?你只不过是八九民运大潮中浮在表面的、缺乏分量与风骨的一块小木屑,一个以为当时共产党就要垮台,“西瓜偎大边”的投机分子!

结论:投机分子是叛徒的天生胚胎

不少朋友认为,岳武最近的表演,证实了他是中共特工。我在这里还是要为岳武喊声冤。凭岳武的这两下子,他哪是当特工的料!他性情暴躁,举止轻浮,好色嗜赌,三分颜色染大红。他当不成特工,不论是中共的特工,还是民运的特工。他缺乏一个特工甘当无名英雄的献身精神,缺乏一个特工广博的知识,他缺乏一个特工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岳武不是中共特工,那他是什麽?

岳武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叛徒!

一个在监牢里熬不住恐吓,也经不起诱惑,为一点蝇头小利就出卖良心,出卖朋友的叛徒!一个曾经把王炳章出卖给张宏堡,又把王炳章出卖给中共的叛徒!最后,借用岳武的话为其点评:

“钱是个王八蛋,有钱卖屁股也干!”

惨也!这借用岳武的话,污了老夫的三尺素笺。





--------------------------------------------------------------------------------


所有跟贴:

【营救王炳章】邵林君:谈谈炳章的起义和临时政府计划 - -邵林君 (3639 bytes) 13:03:37 2/27/04 (0)
岳武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叛徒!方圆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内奸! - 高尔品不是工贼 (0 bytes) 12:37:26 2/27/04 (0)
岳武在揭发实质性的问题,你方圆不协助查清事实,反而东扯西拉,你不是糊涂蛋就是混蛋 - 要不就说明你有问题 (0 bytes) 12:35:45 2/27/04 (1)
这是阎庆新企图转移注意力,就轻避重,摆脱自己的 - 罪责罢了 (0 bytes) 12:40:54 2/27/04 (0)
【三人失踪事件】王丽峰:王炳章与“走孙中山的路” - -王丽峰 (4306 bytes) 12:35:13 2/27/04 (0)

 跟帖: 返回共舞台首页 

发表评论

笔名: 密码: 注册
主题:   导读:
内容:
图片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网友链接: (必须含有http://)
音乐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电影链接: (必须含有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