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徐水良  胡安宁:带路的人 的“回应”  2018-07-03 17:44:01 [Reads:96]



 胡安宁:某方面对“绑匪事件”的最新解释

 作者: 徐水良   2018-07-03 17:45:02 [Reads:95]     返回共舞台首页 

立此存照】Zt某方面对“绑匪事件”的最新解释
送交者: 余大郎 于 2004/02/28 20:5:23 [矛盾江湖]


大家安静--你们请听我说!


--------------------------------------------------------------------------------

送交者: 绑匪老大 于 February 28, 2004 21:38:59:

我是土匪老大,在越南、广西和云南一带,我没有什么摆不平的事情。当然,有些事情我也有不敢的,吃不了兜者走道是不怕,怕的是兜着走的如果太重了,我走不了就很惨了。不过,今天我能给大家说故事,说明我都摆平了。那个最惊险的事情,发生在2002年6月27日道7月3日。

有人给钱,我们办事。事情不那么简单。江湖上混,要带兄弟,除了哥们义气的“义字”,我们首先还讲究道义的“义”字。我们是土匪,我们干事也有我们的标准,否则我们就不叫“匪”了,那只能算流氓了。大家听明白了吗?不明白的,请立即出去,别等会儿跟我过不去,等会儿跟我过不去的,我就要“喀喳”了,这就是我们的标准,简单吗?还有听不明白的吗?

既然没有人不明白,那么我接着往下说,等会儿不要有人跟瞎闹,听我讲故事,你要遵守我的规矩,你的规矩是什么,共产党的规矩是什么,什么国家的法律是什么,我不是不知道,但这些我都不管。没有不明白的吧?好!

那次有人给我介绍了一单生意,到越南去绑人,索要他1000万美元。这个订单不小,能接到是兄弟们有福气。当然,当土匪老大,我说了,首先还要讲究道义的“义”字。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打听这是一个什么人,能不能有1000万美元。要是谁敢蒙我,我是决不客气的。打听下来,说是我们要帮的那个人在美国和人家串通起来要害人,说是要什么人弄到美国的监狱里去。按照我们的规矩,天大的不是,由我们把人“喀喳”了,也不把人送到政府的监狱,看来这单生意我们可以做。此人有多少身价?到底有还是没有?我们要弄清楚,否则我们会白干,弄不清楚,定金要收高些。这和普通做生意道理是一样的。

打听下来,有点谱,据说那人和一对姊妹都搞七搞八的,那个姐姐控制了一个什么狗屁骗人功的海外资金,据说1000多万美金,绑人,既是报复出口气,也是把钱要回来。此属不义之财,可夺。他妈的,那姊妹会替这个人出1000多万赎金吗?赔本的生意我们不做,所以,定金我往高里要。你们明白了我讲的道理吗?好!

怎么绑?哪里绑?能告诉我们什么?行动之前,我们才知道,那家伙有个陪他的人,会把他带到越南芒街,会把他弄到一个不太显眼的酒店去。下单的人价钱出得好,定金也到了,芒街的警察我们买得到,就在酒店下手,那不成问题。

事情好不如事情巧,那姊妹中的妹妹竟然跟着也到了芒街,看来索要1000万就更有把握了。

我们轻易地在越南绑到人,三个,两男一女,除了蒙过他们的眼睛之外,真是那里也没有碰过他们一丝一毫。您知道,我们是中国土匪,在越南办完事,人还是拉到中国比较好,在这里我们关系上上下下没有搞不定。我们办事,干净利索,当天,还是大白天,我们就把人拉到了关系防城港,上上下下都打过招呼了,就等那1000万美金到手分帐了。

我们刚刚前脚开口说要那1000万美金,后脚就有人告诉我们说绑进来可能是什么了不起的国际知名人物,北京还绝不会饶了这个人。我亲自找那人去问,还真是这样,这可坏了。这可是下单的人的不是了,这事情为什么不预先告诉我?我们办事,赚的就是这份冒险的钱,这是兄弟们拿性命去拚的,不让我们知道危险多大,这不是坑蒙拐骗是什么?坑蒙拐骗到我们头上,这帐得算。

嘿!干了10年的土匪老大,怪事还让我给遇上了。下订单的不陪礼,不道歉,不追加定金,反而怪我不该把人弄到中国去,竟然还给我下命令,要我把人弄回越南去。这10年来,有对我不敬的,不是缺胳膊就是断了腿的,死的倒是没有,这也是我们的规矩。我一来气,想起了那个带路的和那个下订单的是一伙的,抽气皮带就给他来了一顿。后来一想,也不怪那带路的,就歇了手。

国际知名人物,弄回来都两天了,再让我把人弄回越南去,这不是让我找死啊?去他娘的。1000万美金咱不要了,把人放了就是。

把人放了可不那么简单。你们不干我这行,你们是不会知道的。要是就这样把人放了,人家走在荒郊僻野的地方,如果死了,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们那地方的公安也好,政府也好,都要负责任的,特别这些还是国家知名人物,有美国和法国这样的国家定居身份的。要是出了事情,要地方公安和政府负责,人家闭着眼睛也会知道是我干的,就算真不是我干的,人家也以为是我干的,谁让我们是承包这种事情的呢?这会把公安和政府的头头弄到几个,这些头头都是我的哥儿们。你们懂我的意思吗?

所以啊,这种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做老大的就要找公安的头头合计了,我没有这些“大哥”罩着,土匪“老大”这档生意是没法做的。这个道理你们没有人不懂吧?对了,这叫警匪一家,没错。我是土匪“老大”,共产党是我的“大哥”,江山是人家的,辈份当然是人家比我大。

我“大哥”一听我惹上这事情,他也觉得会罩不住。不多说了,“大哥”用了好几天的事件,据说一直把事情弄到了北京,算是搞定了。我的意思是,如果这次“大哥”没有把事情替我搞定,我无论是把那二男一女给杀了,还是把他们给放了,我怎么也逃不过了。你们知道,我也许能跑远处去,但是兄弟们我不可能全带着走,将来还要到陌生的地方去发展,不如留在本地发展,只要能搞定就好。

后来吗,我们就把人弄到一个地方去了,公安把他们“救”走了,这样当地的公安不但不会因为出了事情有责任,而且还立了功,于是,就再也不管我的事情了。

那个下订单我还需要说一说。不管我们的事了,联系就掐断,这是当然的,这是我们的规矩。不过,事情总要对人家有个交代,应付那小子,我总不能说把人交给了中国公安了,这不是莫名其妙去坏我“大哥”他们的事情?我土是土一点,这脑子还是有的,否则也不当“老大”了。你们说是不是?

为了应付,我就随便传了句话,告诉那个下订单的说,人都弄到越南,放了。别的事情我就不关心啰。最近与一个泰国来的朋友喝酒,说是那个下订单的那段时间一直以为三个人被我放回了越南,然后他们藏了起来,还专门派了个人去东南亚打听与他们可能有过联系的人。这就只能当笑话来讲啰。以前还有人告诉我,那个女的,和老共有什么特殊关系,想早一点出去,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她通过关系让人替她在美国的姐姐稍了个信儿,据说她姐姐是个替老共干大活儿的,但是又担心自己的妹妹受委屈了,等了一段时间,无法忍受这种担心,又不能自己出面把老共给得罪了,就买通了另一个人说知道了那个带路的在什么北京宾馆里住,事情搞得很热闹。这些我都是随便听说的,到底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我就在这里随便说说。

你们啊,受共产党教育太多了点,今天我土匪老大给你们讲讲。是不是觉得长了点见识?好吧,长了见识了,请把口袋里的现金掏出来,超过200元人民币的首饰也给我留下来,然而每人取回自己的50元,其他的算是你们的听讲费。我先代表我的兄弟们谢谢大家给我面子,再给大家作个揖,磕个头,这是我们土匪的规矩,愿老天保佑大家平安无事,破财消灾。你们过去的罪孽,今天就全算在我的头上,我替大家带走了。阿弥陀佛!




--------------------------------------------------------------------------------


所有跟贴:

唉呀,老大,终于找到你了。 - 下单之人 (630 bytes) 22:51:56 2/28/04 (0)
我说哪!那一对男女失踪不见了,正常。我的那个带路的也不见了,我想你老大知道他是我派去的,怎么也不该把他也弄不见了吧?我怎么会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情呢!

原来我一直想,你把人送回了越南,会不会是我那个带路的被识破了,被那对男女给弄死了。死就死了,但我也得知道另外两个是不是活着啊,所以我又让人去打听。你说说,如果另外两个活着,我那带路的死了,你说我这钱出得冤不冤啊?

唉。那个带路的没死,活着回来死跟我要钱。您老大评评理吧:这事而算办了一点,钱没有替我要回来,当然不算事情办成了,而且我钱还没少花。这带路的没死,回来还跟我要钱,你说,这合不合理?那臭小子,昨天敬我是大师,替我出去办事,今天嫌钱不够,管我叫跳大神的,这都什么世道啊!


这个下单的人,不就是那个跳大神的吗?送他进去活该。 - 以毒攻毒 (0 bytes) 22:34:06 2/28/04 (1)
事实证明,这个下单的、跳大绳的是陷害王炳章的真正元凶 - 把他抓出来受审 (0 bytes) 22:51:46 2/28/04 (0)
“土匪大哥“,你还收起你这套吧,到了监狱里你自己慢慢 - 在编故事吧 (0 bytes) 21:57:15 2/28/04 (0)

 跟帖: 返回共舞台首页 

发表评论

笔名: 密码: 注册
主题:   导读:
内容:
图片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网友链接: (必须含有http://)
音乐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电影链接: (必须含有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