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徐水良  胡安宁:“营救王炳章”关于《调查报告》中王炳章手机一事的调查判定  2018-07-03 17:41:45 [Reads:92]



 胡安宁:答正义党情报部关于《调查报告》中王炳章手机一事的调查

 作者: 徐水良   2018-07-03 17:42:54 [Reads:97]     返回共舞台首页 

T杜平:答正义党情报部关于《调查报告》中王炳章手机一事的调查
送交者: 余大郎 于 2004/02/28 20:19:1 [矛盾江湖]
回应 【立此存照】Zt某方面对“绑匪事件”的最新解释 by 余大郎 于 2004/02/28 20:5:23


伯呀伯虎庙 于 February 28, 2004 15:02:46:

回答: 正义党情报部关于《调查报告》中王炳章手机一事的调查判定 由 伯呀伯虎庙 于 February 28, 2004 15:01:27:

请周勇军回答Posted on 2/28/2004 at 05 :33:46 AM by杜平

请周勇军回答:

《周勇军报告》中最有价值的线索不是所谓“伯虎庙”,而是“电话记录”
中的以下两条:

1 、“在王炳章、张琦已经开始行动,人离开美国之后,阎庆新又于每日必
与王炳章、张琦联系,不仅是在王炳章进入柬埔寨有联系,就是王炳章3 月16日
进入越南后,仍可看到阎庆新与王炳章的电话在沟通。

2 、王炳章的电话号码在6 月18日以后再没有显示,而另外一个电话号不仅
在6 月27日的所谓出事日显示过两次,就是6 月29日也出现了一次通话73分钟的
记录。这个电话一直到7 月18日以后才消失。“

在设两条线索中,周勇军没有讲清楚:

(1 )“王炳章3 月16日进入越南后,阎庆新与王炳章的电话在沟通。”一
节中阎的电话号码与王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没有具体的电话号码,这一线索没意
义。

(2 )“6 月27日显示过两次”的双方电话号码是多少?“6 月29日通话73
分钟”的双方电话号码是多少?

如果没有具体电话号码,这条最重要的线索——王炳章一行被捕后的童年纪
录同样没有任何价值。

如果周勇军无法给出以上几个具体的电话号码,那“调查资料”从何而来?
没有证据的“调查资料”得出结论能使人相信吗?(评论者:请周勇军回答,于
2/28/04 发表。)

 跟帖: 返回共舞台首页 

发表评论

笔名: 密码: 注册
主题:   导读:
内容:
图片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网友链接: (必须含有http://)
音乐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电影链接: (必须含有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