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徐水良  胡安宁:王炳章事件假说一:国安-公安-总参三家的一场恶斗  2018-07-03 17:39:01 [Reads:136]



 胡安宁:再评“王炳章事件假说一:国安-公安-总参三家的一场恶斗 ”

 作者: 徐水良   2018-07-03 17:40:15 [Reads:104]     返回共舞台首页 

ZT莫大人:再评“王炳章事件假说一:国安-公安-总参三家的一场恶斗 ”
送交者: 余大郎 于 2004/02/29 13:9:14 [矛盾江湖]




〖转贴注:底下文内,无括号的为苏秦原文,带括号为莫大人评,
黑体方括号为苏秦对莫大人评之夹批。〗
一、前提假设:
今假设所有涉嫌人(阎、石、周、岳、王、张、方)都说了部分真话。(此假设成立)
二、已知:
国安、公安、总参三家利益不同,计划有别,矛盾很大。(成立,目前的迹象表明,这件事里面,国、公、总都有不同程度的参与)
三、条件:

岳是公安部的人,王是国安部的人,阎是总参的人,方是台湾
军情局的人。

(条件不成立,此条件将当事人一网打尽,此中必有真民运与伪民运之分别。否则不符合逻辑。所有的当事人都是特务,给大家唱戏看啊。 搞笑:) )

【苏批:此王是指王炳章。此戏是为吸引真民运参与,目前尚未达到目的:仅胡平、徐水良、严家祺等因抗不住“潮流”而违心签名呼吁,所以票房亏本了,所以这次要再炒冷饭重煮回锅肉。】

{我晕,我实在没想到,您能把王炳章想象成是国安的特务~##·¥%~~。对您这超级的想象力,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对您的背景身份也让我有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下一次该不会把老魏也打成那个部门的特务吧,天,该不会整个海外民运都是中共安排好的一出戏吧。目的就是为了将来让自己下台? 哈,超级逻辑水平。 受不了!}

四、假说(一)
总参有个计划,即以民运名义在海外策动“武装革命”,
组织“临时政府”,达到既在海外搞臭民运,又在国内
“诱发隐患”的目的,具体手段为利用巨额资金“圈人”,
最好是把胡赵系前党内“研究所长”一网打尽。

(总参会有这样的计划? 破坏这样的计划还差不多! 你以为总
参是王炳章的情报部门啊,会配合王炳章主动搞“武装革命”?
逻辑上有点太混乱了吧。老江一直在嚷嚷“稳定压倒一切!”,
总参要是敢有这样的计划,老江还不立刻将这些人打成反革命?
将这段话改为“总参了解到王炳章有个计划,即在海外组建“临
时政府”,并在国内举行象征性的“革命”予以配合。于是想办
法诱捕王炳章,并采用闹剧的方式来继续王炳章的计划,以便达
到达到既在海外搞臭民运,又在国内“诱扑隐患”的目的,从而
削弱海外民运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影响”还差不多!)”,

【苏评:看来莫大人只懂按兵法本本分析,难免象阿瞒般中计。
用兵在奇,敢于参与民运才能领导民运,与其你搞民运不如国
安搞民运,即为奇。反正武装起义是茶壶风波,由国安领导就
损失最小最小,对真民运破坏最大最大,何来破坏稳定?此计
是国安与王的大协作,何来国安诱捕王?莫头晕,昏沉沉,乱
评论。】

{呵呵,怎知“武装”起义就是茶壶风波? 不上你的当! 那里是“武装”起义,明明仅仅是个象征性的“革命”行动而已。拿什么搞“武装”起义? 用摄像机? 用转播设备? 。笑! 茶壶风波? 要是茶壶风波,干嘛把彭明派回国搞摄影的“革命”行动发言人也给抓了? 怕什么呢? 那还仅仅是彭明而已,彭的影响力与王相比差了何其远? 有种就把王放回来当这个大总统试试! 王和国安合作来演这出戏~#$#^^~,亏您老人家也能想出来!}

国安为配合,又对计划作了创造性发展:
在海外稳健派和激进派中掌控代表人物,这样,
倘若历史向和平演变方向发展,则可推出“新花瓶”(如杨XX);

(这个杨指的是谁? 不解)

【苏批:天机不可泄,但就是你不知了。】

{不知道就不知道,没什么了不起,俺承认俺的信息绝对没有您灵通}

倘历史出现“大庆典”,则可推出“孙中山”,万无一失,
中共进退都能赢。激进方又分成两个部分:
甲、直接打出“暴力革命”旗号;
乙、打出国民党极右派“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旗号,
以求在海外华侨和台湾统派中得到额外收益。

(中共还想再多捞几年呢,现在指望中共来推出“孙中山”,无
异于痴人说梦!。现在中共还远没有到为自己安排后路的时候,
至少中共会这样认为。故此结论令人诧异~#··¥~~,您老人家
该不会认为这是曾庆红筹划的吧,呵呵)

【苏批:此评更是小儿科。不闻“未雨而绸缪”哉?
中共对外可宣称“形势大好,愈来愈好”,内心则并非象莫
大人般以为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何况战略藐视不等于
战术不应重视;首长未想到的,职能部门更应想到。911后,中
共一直在沙盘推演“应急计划”,职能部门遂搞“灯下黑”,
主动引发,是先手棋大手笔高招。只是演员太蠢,和尚尼姑道士
且各怀异心,便把曾大和尚的经念歪了而已。】

{俺提提曾庆红,您还真的就算到他头上了。 别说,俺还真怀疑这次诱捕王炳章就是曾大和尚在幕后指挥! 这段时间曾大和尚不断的放风说他和江核心如何如何不合,如何如何对江公子进军方不满。呵呵呵,俺就不信这个邪气! 老江真有本事将他的两个儿子送进军队当副主席? 笑话! 曾大和尚还没这个本事进不去呢!老江手里唯一的牌就是曾大和尚! 现在仅仅是老江的名声已经臭了,用这一招丢局保帅来死保曾大和尚做稳位子。以便以后这个曾大和尚能赏给老江一张免死牌罢了! 中共天天在苦思冥想为保能多捞两年不假,可要说能玩到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也就是能蒙蒙小孩子罢了}

公安部对上述计划未能全盘掌控,但同意两条:
A、用中功线人送出被部份解冻的资金作为诱饵;
B、派出自己的线人充当“带路人”。

(这一步是不是公安的杰作还有待商榷)

【苏批:中功的钱是公安封的,解铃尚需系铃人;岳是公安
的人。表面上,钱由王去接,实是借给国安,最后引渡给阎的。
所以才有此际案发前阎-王的密集通话。但王不甘只做接棒,
按他一贯行事风格,想要黑熊掏心独控,于是就风波迭起,
最后自己夹扁被牺牲。】

{诱捕王炳章是真! 那个中功的钱仅仅是个诱饵罢了,还真能把这个当回事? 王吃亏就吃亏在自认为聪明绝顶,胆气过人!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才被人算计! 这真是个教训!还是石磊说的好,不要玩就是了! 明明知道对方是骗子,还非要从骗子嘴里夺粮吃,哪能不吃亏呢? 要知道对手都是专业人士啊! }

但是,由于国安、公安。总参各怀鬼胎;
由于他们各自的人马只拿到最初的“剧本大纲”,
又在执行中顽强谋取自身利益;
由于情势变化太快导至中央书记处临时更新剧目;
最后就出现了伪民运内“中共三方人马窝里斗”的剧变!

(这一幕分析的倒是沾点边,事实上各部门各自“心怀鬼胎”,才导致这出戏漏洞重重,以至于出演到现在才到高潮!)


这就是为何中共方面越境来抢钱、公然在越南酒家群殴;
为何越方抓了双方又遇上抗议,不得不把双方都交给“绑匪”;
“绑匪”为何不讨钞票而要“千里送肉票”;
为何三“肉票”都送到“北京国安部招待所好吃好喝‘软禁’”


(抢钱一说来自何方? 越境抢钱? 也太诬蔑共特的水平了吧。王炳章能趁几个钱? 随便一个小贪都比王炳章要富的流油! 没听武大爷说方老出的那个主意? 随便绑一个中共贪官,都能搞出几百万美金的! 共特从贪官身上敲钱,天经地义。 江老爷子还给发奖金。那是当前党国迫切要解决的头等大事![要是也感兴趣,就和那个云飞扬联系联系,他手里可有所有贪官的资料哦,举报都有赏的:)]不但能敲出钱,还能升官发财。还用得着从王炳章这个穷鬼身上榨油水? 王炳章要真能趁个千万美金,早就当上大总统了。那至于现在整天闹绝食? 连饭的吃不好。哎,也不知道瘦了多少。叹!)

【苏批:假设是国安或总参方面担心演员串角色“明珠暗投”,
下级部门也可能临时起意-倒底是近亿RMB ,黑吃黑比敲大款风
险要小。】

{您还真清楚内幕,知道这个诱饵有近亿人民币,呵呵,不简单,不简单哦}

石磊虽是按旧剧本办事,一口咬定“人不在大陆”,
但遇上了王希哲这个程咬金,把国安的底给捅漏了!
于是,王炳章无法太平“偷渡出境”,
中共只好判王无期,
公安及总参的人马就“放虎归山”以准备下一台好戏……

(石磊没有新剧本这话倒是有点谱,也许吧,详情只有等民主
成功,旧档案解密才能知道了。 您这个王不是国安的人吗? 怎么会把国安的底给捅漏了莫非您说的是别的王? 郁闷!)

【苏按:三方斗,“地头蛇”公安胜出。但国安也非省油的灯,于是经半年磋商协调,就有了“陪训孙中山”的更伟大计划,于是石磊-周勇军便忙起来,王司令-辛师爷就都被调动起来了。国安“借”自公安的巨款既“到位”,不争气的部属们的气球事件又被王希哲放空,就只剩下“分赃”-君不见,彭王阎周为“张红包”混战到如今麽?!】

【苏批:莫又犯混。此王非那王,是王希哲,他是国共哪派都不要的,怎是“国安”?!】

【苏批:今日王希哲还在重申“三人在北京国安部宾馆,王炳章待遇犹佳”哩。】

{分赃不假,干完活了当然要收钱,您当这些人都是雷锋啊! 王指的是王炳章而不是王希哲,这真的是俺犯浑,俺那里能想到这一点呢? 说实话,您要是不点出来,俺就是想出脑浆也想不出来)

但国安气不忿(因巨额资金落空),
就照旧剧本先演起“临时政府”戏,反正“孙中山”
还得听他们的……

(到底谁是国安的人啊,让我们也清楚清楚呗。别回头一不小心
跟王炳章似的,给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哎,为什么基督徒咋都这
么傻呢?)

【苏按:伪民运头目下定决心干出格无底线事时节,即
宣布“信主了”,例不胜举。莫大人孤陋寡闻。】

{呵呵,这俺就不知道了,教了俺一招,俺以后一定要注意这一点}

这时已接近台湾总统选举,国亲向台独靠拢,
于是另一翼:“三民主义统一中国”迅速取代过去
的“文攻武吓”登场,而戏目改为“民运武吓”,
更热闹了……

(您这指的又是那个部门的啊, 不过那个部门不重要了,只要
反对台独的都有可能是同党哦。坏了,俺也反台独啊,不会把俺也算到哪个部门里了吧 :))

【苏评:您一直是在间接(或客观)为XX助太平拳的,有“舆论导向”之功。】

{俺把这事当作智力游戏来玩的,那里管为谁谁助拳? “舆论导向”不属于俺的考虑范围之内!}

 跟帖: 返回共舞台首页 

发表评论

笔名: 密码: 注册
主题:   导读:
内容:
图片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网友链接: (必须含有http://)
音乐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电影链接: (必须含有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