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余大郎  奶包大叔之侄:我们是祖国的韭菜?(答:这回川让外资回头次割,几年以后杀回耒对冲泡  2018-06-29 03:48:49 [Reads:129]



 还不说接下耒的"四海折腾"后劲,单从科技被卡脖子(看老Zs咬川卵的反动透顶)

 作者: 余大郎   2018-06-29 04:30:09 [Reads:122]     返回共舞台首页 

中国为何老被美国卡脖子?一位官员和一位工程师捅破了真相!


作者:《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
这是体制内科技意见领袖首次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值得一看。

6月21日,“是什么卡了我们的脖子 ? 亟待攻克的核心技术” 科学传播沙龙在中国科技会堂召开。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一反更多传统媒体对于中国的“大国论”,更多反思我们的科技缺的到底是什么?他也首次对之前被广泛追捧的“新四大发明”(分别是: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提出了批评,认为这些论调忽悠了领导忽悠了民众,这也是体制内科技意见领袖首次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

在演讲中,刘亚东称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可是,国内偏偏有一些人,一会儿说“新四大发明”,一会儿说“全面赶超”、“主体超越”,“中国现在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都分别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还算得有整有零,说得有鼻子有眼儿。

他表示那些把中国建设成就夸大其词的與论,无论出于什么动机,都有百害而无一利,其结果是误国害民。同时他认为发出这些论调的人忽悠了领导,忽悠了公众,甚至忽悠了自己,这就成了问题。

以下是演讲全文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各位同事,下午好!

2018年4月16日,中兴事件的新闻在网上爆棚。三天以后,4月19日,《科技日报》一版头条强势推出新专栏“亟待攻克的核心技术”,开篇以“是什么卡了我们的脖子”为引题,报道了中国在高端芯片制造所需要的顶级光刻机方面的落后状况。

事实上,今年三月“两会”一过,《科技日报》就开始策划和组织这组报道,当时的舆论氛围还是“厉害了我的国”。《科技日报》认为,公众有必要了解更多的东西,尤其应该知道,“我的国”也有不“厉害”的地方,甚至还受制于人!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科学技术取得了长足进步,这些举世瞩目的成绩当然值得肯定,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差距和不足。我们今天一些喜大普奔的科技成就,比如大飞机,人家半个多世纪前就有了。我们今天一些正在苦苦攻关的重大项目,比如载人登月,美国1969年就已大功告成,明年整整50年。这些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差距。爆料不好说太细!更多深层内幕机密,点击关注学识博闻蓝色字体

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这本来是常识,不是问题。可是,国内偏偏有一些人,一会儿说“新四大发明”,一会儿说“全面赶超”、“主体超越”,“中国现在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都分别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还算得有整有零,说得有鼻子有眼儿。

明明是在别人的地基上盖了房子,非说自己有完全、永久产权。如果只是鼓舞士气也就罢了,可麻烦的是,发出这些论调的人忽悠了领导,忽悠了公众,甚至忽悠了自己,这就成了问题。

近日我访问日本,和日本科技振兴机构(JST)签了一个合作协议。我在JST见到了一个人,叫冲村宪树,他是前文部省次官,现任JST首席研究员。冲村对中国非常友好。他说中国的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很快就可以和美国平起平坐,甚至超越美国,所以日本应该和中国搞好关系。

我说,你的结论正确,但前面说得不符合实际。我告诉他,中国要建成现代化强国,还有很漫长的道路要走。冲村不同意我这个说法。由于他不会说英语,我们的交流是通过日语翻译,效率比较低,所以到最后我也没能说服他。

冲村的观点在日本很有代表性。无论左翼还是右翼,他们都是这样看待中国的。我们的舆论无疑对此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不可否认,这些为国际上的中国威胁论提供了口实。那些把中国建设成就夸大其词的與论,无论出于什么动机,都有百害而无一利,其结果是误国害民。



只有认识到差距,才有可能弥补差距,否则我们的中国梦将永远是中国梦。就像《礼记·中庸》所说,闻过而终礼,知耻而后勇。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兴事件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是一件大好事,好就好在它让更多的国人正视了中美科技实力的巨大差距,惊醒梦中人!

有太多的卡脖子技术让我们在发展的道路上不能扬眉吐气。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我们有那么多的核心技术亟待攻克?是否有一些共性原因阻碍了我们攻克这些核心技术?我想是的。今天我讲三个问题。

第一,缺乏科学武装。
科学和技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但它们之间有联系。正是由于缺乏科学的指引,才阻碍了我们的技术发展和进步。

中国自古以来只有技术传统,而没有科学传统。技术发明靠的是经验的积累,或许还有灵机一动;而科学发现则是建立在系统研究和专业训练的基础上。我们的祖先在科学上的建树实在乏善可陈。有人说我们有四大发明。我告诉你,四大发明属于技术范畴,它不是在科学理论指导下的技术创新和突破,跟科学没有半毛钱关系。

比如指南针,我们的先人只知道它很有用,迷不了路,找得着家。没有去研究磁场、磁力线,也不懂得导体切割磁力线时会产生电流,更推导不出麦克斯韦方程。比如火药,我们的先人只满足于它能爆炸的事实,只知道一硝二磺三木炭,而没有深入探讨它的化学和物理机理,所以才止步于黑色火药,没能研发出黄色炸药。有人说,我们祖先发明了火药,所以才有了后来工业和军事上用的炸药。这种说法是错误的,黄色炸药和黑色火药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不求甚解,这些倾向今天也在严重影响我们的技术发展和进步。离开科学的指引,技术的发展注定不会走得久远。



第二,缺乏工匠精神。
去年中央电视台播了一档节目《大国工匠》,我几乎每集都看了。拍得很好,下了功夫。问题是相对于我们13亿人口,这些大国工匠实在太少了,太稀缺了。

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是瞧不起匠人的。从我们对很多职业的称谓上就能看出这一点,什么剃头匠、泥瓦匠、小炉匠,很多教师自嘲,管自己叫教书匠……

轻视操作,轻视实践。孟子就说过,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6月20日,科技日报头版头条报道了“海洋调查一线难觅学科带头人身影”,讲的是海洋调查的某个航次上,16名科研人员中有副高以上职称的只有一人。学科带头人都说,学生去了,我就不去了。这种现象在中国很普遍。

不久前我访问德国,在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参观了中德轨道交通联合研发中心的创新工厂。我在工厂里看到,很多人穿着工装在一丝不苟、非常专注地工作。我本来以为他们都是工人,后来一打听,原来都是工程师!我想,正是凭藉这种务实严谨、精益求精的精神,德国人生产出了莱卡相机、奔驰汽车、克虏伯大炮等,创造了“德国制造”的品牌价值。

第三,缺乏持之以恒的情怀。
浮躁和浮夸是中国科技界流行的瘟疫,而且至少已经持续了20年。我们很多科技工作者耐不住寂寞,坐不了冷板凳,总想走捷径,弯道超车。

我不喜欢“弯道超车”这个词儿。除非你车里有毒品,警察追你,要不干嘛弯道超车呢?总结别人的经验,吸取别人的教训,少走弯路,这是对的,也是应该做的。但在更多情形下,“弯道超车”是个伪命题,往往成了投机取巧的代名词。你弯道超车走直线,就意味着别人走曲线,别人都比你傻,这可能吗?很多实践已经证明,弯道超车行不通。

比如说研发航空发动机,要通过大量实验数据的积累,不断总结、完善、调整、提高,最终才能生产出一款好的产品。要弯道超车的话,我们可以搞到一台别人的不那么先进的航空发动机,照葫芦画瓢,山寨出“八九不离十”的产品。可今后要改进提高,增强性能,你还能做得到吗?

还有,领跑、并跑、跟跑“三跑并存”的说法是对的,但它不是现在的事情。1965年,我们的科学家就实现了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这在当时绝对是世界领先。1964年中国爆炸了原子弹,1966年我们有了核导弹,1967年爆炸了氢弹,1970年发射了人造地球卫星。半个世纪前,我们就“三跑并存”。所以,不谈比例和构成,“三跑并存”的说法就失去了意义。最近在“三跑并存”后面又加了一句“跟跑为主”,这就实事求是了。

此外,目前在某些关键技术领域,我们与西方发达国家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呈现出扩大的趋势。上个月我看到美国媒体的一篇报道,美国的F135型航空发动机经过改进,其推力竟然达到22吨。稍微有一点航空发动机知识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数字。

听了这个消息,大家都很着急,但着急也没有用。我们寄望于从事航空发动机研发的科技工作者能持之以恒,锲而不舍,百折不挠,尽快把高性能国产航空发动机搞出来。

谢谢大家!

延伸阅读:一位放弃研发的工程师:中国对技术的藐视极不正常,句句在理!

来源:知乎、全球创新论坛

“10年来,做工程师赚的钱,只有房产升值的零头,比炒股赚的辛苦,我现在已经开始逐步放弃研发方面的工作转而进行收入更高更好玩的商务领域了。虽然很可惜我那10年的技术经验,但是中国其实并不需要什么经验丰富的工程师,中国只是工厂,只需要工人。


1

我一直很反感“所有人都跑去创业”。

创新这个东西是人天生的,有创新空间自然会创新。中国人创新一点不差。中国最差的是基础的东西,比如基础材料、零件、机床、焊接等等。只要有辣椒,有香油,有孜然,各种东西,中国的才智会创造出无数的美食,而你连辣椒都做不好,怎么创新?

金字塔基座没有打好,就去做金字塔尖的东西,傻子都知道搞不好。基本的材料机床,紧固件没有搞好,你能把汽车做好?

有了基础的材料、工业、机床,然后人类才发明了蒸汽机、火车,然后才有飞机、汽车。有了精密的机床、设备,人类才有芯片。

这是一步步发展的,不可跳跃。蒸汽机古人没有想过吗?后来发明了镗床和橡胶,才真正实用了,人类梦想飞行多少年了,直到发明了大规功率很轻的引擎,莱特兄弟才能真正上天。有了耐高温高压的不爆裂的缸体,哈勃才发现还原法,在高温高压下合成氨,然后造出氮肥,大规模的改善了粮食产量,解决人类饥荒。

很多东西搞不出来,往往卡在一个关键的高指标基础零件和部件上,而这又是西方严密禁运的,也是他们过好日子的最后的裤衩,比如相机CT机需要的CCD,雷达需要的高精度AD,飞机需要的高强度紧固件,发动机,轮船需要的燃气轮机的叶片。

芯片需要光刻机,光刻机需要高精度的镜头和机床。汽车发动机变速箱,本质要的是材料和加工工艺精度,你看西方的发动机产品,真是艺术品一样的美感。里面加工的零件没个拿出来都非常好看极其精密。

还记得半泽直树第一集里雅人叔说的吗:自家老爹的厂子,可是能给F1制造钛合金气门顶杆的。总工程师坚持手工打造,一件事情做了几十年,宁可不要银行贷款也坚持手工打造精度。日本的银行是给那些创造日本精致制造的人提供资金支持的,而不是中国这样的大爷。

看着精密的F1气杆,非常赞叹。

2

做科技的人看着国内科技的基础无话可说,有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基础不行啥都做不了。

看过《下町火箭》么?围绕着特斯拉发动机里的核心技术——涡轮增压器,尤其是涡轮叶片知识产权风波展开的。仔细想了想,日本能独立研发制造涡轮的厂子印象中只有IHI和三菱,当然,一些实力强大的御用原厂改装,比如NISMO、SPOON、TRD等和牛逼的独立改装厂小批量不算在内。那么我能想到的所谓“小厂”,那就是五十铃、斯巴鲁和大发了。
普通的一个欧美日的创业者,就会有如此大量的高质量的零部件提供商,他们的创意还不能实现吗?光特斯拉,就有丰田的电池、思科的电池团队、欧洲的汽车设计师、底特律的工程师。中国的在哪里?苹果可以用三星的芯片屏幕,海量的美国工程师,英国的美工设计,中国的低价劳动力,高端的日本电子零件,加上乔帮主的天才,才能搞出来。换了中国,估计还在抄或者炒作概念。

日本人社会氛围里,弥漫着一种叫“物作(ものづくり)”的概念,做东西,有很多自己做东西的网站,比如做遥控飞机、汽车、游艇,自己组装,把自己的设计公开出来,手把手教,别人照着一步步做,就可以复制出自己的东西。“物作り”是日本的词汇,很难找到对应的中文词汇翻译。字面上的翻译就是“造物”、造东西的意思。但是,"物作り"在日本是非常神圣的词汇,而造东西在中国却是不入流的工匠所为,不能登大雅之堂的。

日本NHK的纪录片《PROJECT X挑战者》,讲述的是日本这些第一背后的动人的故事。挑战者们在简陋的条件,艰苦的环境下,克服重重困难,历经无数失败,去拼搏,去奋斗,去构筑民族的基础和柱石。

节目的末尾,则邀请挑战者们或亲朋故旧到演播室做客,连同那粗糙幼稚的日本初甚至世界初的作品。很多人最后说到他一生的奋斗,都是不断的感慨流泪,栏目的主题歌《地上之星》,中岛美雪演唱,催人奋进,催人泪下。挑战者们是地上翠灿的明星,民族的脊梁。我每次看一集,就经常眼睛不住的泪流,日本的产业精神是我们最需要的。



我很怀疑中央被马X忽悠了。阿里巴巴是成功的故事不假,但是,那不是一个国家的核心依靠。美国的核心依靠,绝不是谷歌、苹果、Facebook,那只是美国工业基础发展之下长出来的市场之花。美国的核心是通用、陶氏、杜邦、波音、英特尔、德州仪器、IBM、西科斯基,以及美国随时可以调用技术和人才的欧盟日本公司。戳这里得机密:爆赵本山10大惊天丑闻遭亿万网友痛斥!

互联网、APP、软件,印度可以搞,菲律宾也可以搞。印度的软件外包,调调BUG,接接电话,甚至远程帮人看门都有,能干个什么劲?西方发展互联网那是因为人家已经完成了工业革命,汽车、飞机工业都已经有很高的水平,互联网正好作为一个伟大的工具促进发展,中国的第一次工业革命都没有完成,你跟着跑什么劲?

这种感觉,跟韩寒赛车的时候感慨汽车零部件几乎没有国产的是一样的。当年的科健波导不也辉煌一时么,现在他们去哪里了?

韩寒所说的中国工业水平很低下,是否属实?

董明珠说过,互联网只是工具,做好实业才是根本。TCL李东生面对友人说,做实业投入那么大,划算吗?李东生的一句“梦想该怎么算”让人不禁心动而震撼。

每次我看到手机,看到雷布斯之类的在台上吹嘘,心里就不禁好笑。你小米手机至少得给高通30%以上的芯片费和专利费,还有台湾的镜头,韩国的屏幕。

3

软件也好,手机应用也好,是跑在操作系统上的,而系统是跑在硬件芯片上的,没有芯片还说什么系统,而芯片本质靠的是工艺,而工艺本质就跟国家的基础工业水平有关。

10年前,当时确实觉得房价很高,我工资很少,但是我觉得挺有奔头的。今天是多少大家都知道。

我们很多人选择做技术,因为崇拜盖茨,崇拜艾里克森,认为技术是崇高伟大。

10年来,做工程师赚的钱,只有房产升值的零头,比炒股赚的辛苦,我现在已经开始逐步放弃研发方面的工作转而进行收入更高更好玩的商务领域了。虽然很可惜我那10年的技术经验,但是中国其实并不需要什么经验丰富的工程师,中国只是工厂,只需要工人。10年前,我刚毕业,中国就是这样;今天还是这样,甚至还倒退了(某国有芯片大厂最近宣布停止研发芯片,专注于代工业务);10年后……

说实话,改革之前,工人队伍,制造业队伍还有传承,虽然技术低级,但是总的来说队伍没有散,改革之后基本全部都散架了,都去做快钱了。见过无数资深工程师拿着一个月七八千的收入,然而成果累累。

但是现实是什么呢?亏得稀巴烂的各种公募私募基金经理大收管理费,满大街的P2P招一些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开开心心地一忽悠就是几个亿。白银原油现货推销把人家骗去亏个倾家荡产。吹上天的创业创新就是找几个人做个app,忽悠天使VC、PE一轮轮的接着往下忽悠。我就问问,能不能坐下来干点实事?扎扎实实的打打工业基础,做做产业升级,做点像样的工业产品出来。

现在中国的A股上很多科技股票都是概念股,没啥技术,没啥市场,全靠炒作概念和圈钱。圈了就炒作,炒房子,放高利贷,多少钱用在实际的可以想想。真想买科技股票的,多到美股。

芯片代理的利润远远超过了技术开发,而且还经常囤积芯片,很多高技术芯片都是囤积居奇,甚至一些行业外的热钱也进来炒货,我非常奇怪这种坑害行业的行为就没有人来管管吗?如果真正做实事的企业发现踏踏实实搞企业还不如炒芯片赚的多,那这个行业连低端都作不了。现在10个中国人,9个想着投资投机致富,想着分蛋糕,就是没有人想踏踏实实工作,因为你踏踏实实创造的财富,不能保障财富不被投资投机者洗劫一空。

我记得曾经看一个机械工程师说的,如果离开德国的母机,中国的机械行业就彻底完蛋。世界离开中国,生活成本或者生产成本会略高一点,但也就几个百分点而已,因为中国其实也就在整个产业链中占据着利润最低,产值最小的一个环节而已,也就帮老外在组装阶段省了几个人工费。

国家技术的悲剧在于没有进步的希望,和国外的差距越来越大。给西方做下手工是可以带来很多钱,在产业发展的初期确实需要,可是GDP不能老是这样,给人刷盘子不会比老板工资高。你做下手越努力,西方人钱越多,富士康就是例子。

中国目前的现状无论横向比还是纵向比,都是不正常的,古今中外,只有现在的中国是最藐视技术或者技艺的,既然不正常,就一定会被扭转的。我想年轻人一定要有一技傍身,包括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经济科学,人文科学都可以,虽然目前只能温饱,但是只要坚持一定可以等到拨云见日的时候。有机会一定要出国,也算为中国留点火种。不要顶不住进体制内去改行做公务员耗费自己的生命。

有人说学生要做事不要做官。 

我要问了,你不好好理顺社会关系,只知道要求我们这些无力改变什么的人去奉献,凭什么。我要是现在大学毕业,我一定去考公务员,一定去做官,做了官一定去贪污腐败。惟有此,才能吃得好,住得好,找个好老婆,生个官二代,处处被人伺候着。爆料不好说太细!更多深层内幕机密,点击关注学识博闻蓝色字体

请问让踏实工作的人吃亏,炒房投机的人不劳而获的政策要不要反思?中国不缺会赚钱的人,也不缺赚钱的机会。中国缺的是会赚良心钱,会赚利国利民钱的人和机会。所以,很多人发现炒房的收入都比踏实做事赚的多的多。

目前的现状,是中国在和富强背道而驰,愈行愈远,即使为自己也希望能改变这个现状。说这个其实也是我的私心,我不想终老异国,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把我的力量奉献给我的国家,我的国家才是我的归宿,我不愿意给洋人当劳模一辈子。

想我毕业那会,我没有去考公务员,因为单位提供了比公务员好的待遇,比公务员高的收入,以及我感觉得到的发展空间。同学中除了极个别“人品很好”的,全部都去企业了,根本不需要总理劝。亲民不是表现出来的,而是确确实实让大家感到好处,让我们有一个生活稳定的环境,让大家安心科研学习。

国外的技术人员都有体面的工作收入和福利待遇,他们都会安心科研,不会说去想当官之类的,那是最被鄙视的,也是最没钱的。我不否认中国在进步,每十年都在进步,这是必然发生的,而不是可以炫耀的资本。

建议大家:一方面,独善其身,等待拨云见日。这仅适合家庭条件好,个人心里素质硬的人。一方面,就是多发牢骚,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工人教师医生全部都来,这样上面才知道什么东西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东西,然后才才会调整收入分配。这样那些掌握资源的人才会关注我们的诉求。

简单讲,这就是开民智。
推荐阅读:点击下面文章 即可阅读
这个关乎国家安全的命脉,一直被别人抓在手里…
解放军少将香港内部讲话曝光
暴风将至!一个比房地产更可怕的泡沫正在席卷!

 跟帖: 返回共舞台首页 

发表评论

笔名: 密码: 注册
主题:   导读:
内容:
图片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网友链接: (必须含有http://)
音乐链接: (必须含有http://)
电影链接: (必须含有http://)